非誠勿擾小動物(04貓狗)

04冰山貓.溫柔狗

<收留流浪者>

 

深宵夜黑如墨,寂靜的大街旁有一家燈火長明的二十四小時便利店。
裡頭兩位值夜班的店員,一只是長期喜歡在冰凍櫃中補貨的熊大叔,另外則是待在收銀機後方親切的向顧客提供各種服務的金黃色狗狗。

這兒是村中的高級住宅區,住客通常也有比較正常的職業跟作息,所以半夜的光顧不多,是個相較寧靜的時份,店中只有壞掉的空調發出偶爾聲響。

凌晨三時多,一位稀客隨著店門吵雜的電子鈴聲踏進來,步履優雅又無聲無息。
熊大叔原來在打盹,聽到了門鈴聲也抹抹口水從冰凍櫃架後抬起頭來打招呼。
「喵大醫生,很久不見吶。」
被叫喚的蘇格蘭折耳貓微點頭,雙手還是很酷帥的插在白袍口袋中,淡淡的說
「想見我得去醫院掛診吶,神經科,你知道的。」
這只外型無懈可撃的貓醫生,在村中最為人熟悉的除了他曾被政府表揚的精湛醫術之外,還有其冰山般冷的性格跟三吋不爛之毒舌。他對病人從來也不會說些溫柔的好話,但是醫術卻是無容置疑的非常高明。

「哈哈,醫生真幽默吶!!」熊大叔豪邁的大笑完了、轉瞬又陷入睡眠中。
醫生拿起一份剛上架的報紙擱在收銀處。
狗狗低頭拿過報紙掃完了條碼,抬頭說「五元,謝謝。」
醫生無比帥的從口袋中抄出一個大大的一千面額金光閃閃的金幣擱在桌上,這招都不知道曾令多少護士被閃得尖叫昏倒了呀(除了醫院食堂的大嬸免疫了)。真是個特多金的優質高帥富單身漢啊!
而且聽說醫生的口袋中從來都不帶少於五百元面額的錢出門的。

狗狗冷靜的把沈甸甸的金幣拉過來熟練的放入收銀機中,再慢慢數算著找零,有些小金幣從他的指間跌出來了,又要從頭數算一次。
醫生始終沈靜的凝視著狗狗俯下頭而現出的金黃色柔軟的小髮旋。
望了一會,忽然伸爪抽出旁邊小貨架上的藍梅味香口糖,放在報紙上。

狗狗這才抬頭瞧了他一眼,微笑,從頭再鍵入數額。
好不容易,把找零都拎齊了再緩慢的放回醫生的掌上。
輕俯身的說「多謝光顧。」

醫生微挑起眉頭。
抓起那份報紙,留下口香糖在桌面,一聲不吭的轉身走了。

*         *         *
正待在客廳,架起金絲眼鏡仔細的看著報紙大字標題「雅雅預言:12月21日動物村末日!!」下的內文,大門被打開了,走入一個熟悉的金黃溫暖的身影。

玄關響起很有禮貌的嗓子「喵先生,我回來了。」
「嗯。」喵醫生紋風不動,很酷的應了一聲。
金黃色的狗狗——汪啦布(媽媽替他起了個蠻沒創意的名字,而他的弟弟理所當然的就喚作汪啦多),擱下殘破縫上了很多補丁的袋子,自然的走入廚房,醫生還沒開口,他就已經很貼心的解釋起來,
「半小時休息,我回來一趟。」
他打開冰箱,撕開牛奶盒的開口,把牛奶倒入鍋子中加熱。
「甜牛奶,好嗎?」
醫生的值班時間多數是早上,而自己的則是大晚班的兼職,二人見面時間多是錯開,能夠在半夜看到醫生走入便利店光顧就代表他睡不下,所以他在休息時間故意回家給同居人煮些牛奶,讓他能容易入睡些。
「好。」貓醫生一向都很省話,也許是白天跟病人說過太多了,晚上想讓嗓子休息。

拿起兩杯香噴噴的熱牛奶擱在桌面上。
啦布坐在醫生對邊,從袋中掏出那排藍梅香口糖,「醫生,你剛才忘了拿走一達口糖。」

醫生叫喵湛藍,不知是否名字的關係,特別喜歡藍色,連毛毛也是貴族的灰藍色的,非常美麗。

醫生抬頭無所謂的瞧一眼那糖果,搖頭「不是我的,我不吃糖果。」
還端出那副「你應該知道的呀」的樣子。
伸出貓掌握緊杯緣,喝了口已經略涼下來的牛奶。啦布知道貓族都怕吃熱,事前總會很體貼的先把食物撥涼了再端出來,溫度永遠都那麼宜人。
就像他的性格,從來都很溫淡。

「醫生今天睡不下麼?」啦布會意的把香口糖又掃回袋子中。
「嗯,沒事,明天午班。」
醫生掀過報紙的另一頁。
渡過了寧靜的十五分鐘,狗狗喝完牛奶洗好了杯子,又給醫生再斟了一杯。
「喵先生,我先回去上班了。睡不下也請閉眼休息會比較好哦。」
他靜靜的放回椅子,微笑,就要抄起袋子離開。

「汪先生。」醫生才扶住額頭,好像逮準了時機的擱下報紙。
拉出閃藍色手提電腦打開網頁,很快的鍵入一個網頁。
輸入好了資料,然後把電腦轉向同居者。

「還有三天就到期限了,先續約吧。」
不然得付罰金的。

狗狗卻沒有像過往五個月一般,很順從的走過來輸入自己的市民密碼。
而是很猶豫的歪一下頭。

醫生感到不尋常的雙眼銳利的瞇起來。
啦布有點愧疚的摸摸鼻尖,很困難還是弱弱的說了
「對不起,醫生,我下個月的配對已經找好了。」

醫生尖耳動了動,柔軟爪子不著痕跡的握緊了,在外表上倒是平靜如波。
「......是誰?」
雖然沒有規定要與本月配對者交代下月配對者的身份,
但是醫生幾乎零溫度的話總有叫人乖乖回答的威力。

「是...早上打工的花店旁邊咖啡店的鹿店長,他很好的。」
啦布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毛,沒有直視他。
醫生擱下杯子,還沒想好什麼詢問的話。

「醫生,我先走了。」
狗狗已經很忙碌的衝出了門口。
*              *          *
村中的狗族跟貓族的關係雖然沒有惡劣到寧死不相往來的地步,可是互相沒好感是一定的。這大概也是文明時期之前的遠古天生品性使然,即便兩族在工作上仍有很多交集之處,但私下的往來倒是不熱絡。

如果一只貓跟一只狗配對了,肯定會成為村中瘋傳幾個月、給八卦的家庭下幾碗白飯的大奇聞了。而喵湛藍跟汪啦布就是這樣一對相安無事的配對了五個月之久的奇葩。

說起他們的相遇也是非常戲劇性的。半年前動物村南區的貧民窟中因有小孩誤點火種而燃起了漫天大火,是十年來最嚴重的火災,整條村中的消防隊跟護理人員也傾巢而出爭分奪秒的救災。

當貓醫生到達災場的時候,情況只能用慘不忍睹、生人勿近來形容,但他竟然看到一只完全沒有護身裝備,一直披著濕毛巾來回火場的英勇狗狗,不顧其他專業人員的阻撓,筋疲力盡的撲入幼兒園中拯救小孩子,聽護士說已經是第三趟了,狗狗的身上還帶著嚴重灼傷、流血如瀑。喵醫生實在沒法贊同這樣的愚蠢行為。

他衝過去要攔下白痴的狗狗,卻見他步履搖晃的走近身穿白袍的自己,下一秒撲通昏倒在地上,懷中擁著一窩大哭大叫的小雛鳥,黃毛茸茸的鑽出來吱吱喳喳哭叫著要找媽媽。
喵醫生接住這只有勇無謀的、毛都快燒焦了的拉布拉多犬,輕叱一句白痴。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犬科都如此低智。
他替他急救,送上救護車。啦布被送入醫院後,他倆從沒有在醫院中碰頭,因為喵醫生負責的是神經科而不是外科。

醫生想不到他會那麼快就再次遇上這只狗。
他義不容辭的擔任了災後重建組的醫療顧問,那天晚上與同事一起到臨時庇護所去巡視衛生環境。一眼就瞧見了熟悉的背影捲在角落睡下了,看上去好孤單。他神推鬼拱下問了場內的人員,知道這只狗原來跟相依為命的弟弟在火災中失散了,所以形單隻影的。
他微皺眉頭,說不出什麼滋味,離開了。

第三次相遇就是在家樓下的便利店轉角。
那晚刮著狂風大雨,他撐著傘剛要上樓梯就見一只金黃色的狗拼命發抖的捲縮在被淋濕的紙皮箱之下。十足十流浪狗。
他從來沒有在高級住宅區見過露宿者,興許是全都給管理員趕走了吧。

素常就很討厭狗族的喵醫生,這次卻邁不出腳步,停駐很久。
用傘柄戳了他一下,他受驚的一躍而起,拖著快要爛掉的紙箱一邊迷糊的說著「我這就走了,對不起...對不起...」神智不清的要跑開。
醫生一看他混濁的眼珠就知道他正在發高熱。
他真的完全搞不清自己在想什麼,竟然說「站住,跟我來。」
這樣史無前例的,把可憐的落湯狗帶回家了。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啦布是因為高級住宅區的便利店薪水較高,所以過來打工,早上要到花店兼職,而回去庇護所的路程又太遠了,只好在便利店轉角露宿。

貓醫生靈機一動,決定跟啦布配對,還分租了一個房間給他。
他經常以工作忙碌為由申延官方配對,已經讓政府開始不滿了。他這樣優良的品種跟職業,要承擔的配對責任等級比較高,再不選擇配對者,就要被強制被迫跟其他優良品種配對。
但他跟啦布的解釋只是「太麻煩了,工作太忙。」
所以他們就以互惠互利的方式開始了假配對真同居的生活。

五個月相處下來,醫生感覺自己當初的決定實在太明智。
正想著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問題。
豈料啦布竟然說下個月。。。要找其他配對者!?

醫生托著下巴沈思。(真的是個令無數貓美女昏倒的帥姿啊!)
他唯一想到的理由是。。。
難道啦布也開始需求正常的配對關係了?


P.S拉布你要倒楣了!=’=!

 

 
评论
© Arstry/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