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F]夏天這件事

炎夏咬著秋天的尾巴重臨。
shì上大陽台的熾芒熱得似乎會滋滋生煙,戴著黑框眼鏡的男人挨在床上看書,隨手拿電動搖控按開了窗簾,涼風送爽,清涼得多。呷一口冰凍的橙汁,晃著腿好不悠閒。
此時,戀人從床邊扯來一張圓形滕椅,扯他衣角。方大同懶得理他,繼續聚精會神看書,衣角卻頻頻被騷擾,被扯得快皺了。他抬首,立即被下巴滿滿包圍著泡沬的蕭敬騰嚇一跳,他臉上的刮鬍泡沬豐盈雪白,像層奶油般快沾上自己的領口。

「誒,願意刮鬍了,很好。」
方大同似讚許頑童般敷衍的點頭。他記得前幾天已看不過眼男人的雜亂鬚根,著他快些打理乾淨,敬騰還左拖延右耍賴的,趁今天是假日終於肯乖巧的打理儀容了吧。但這些日常的事在廁所完成就好,真的不需要故意在睡房晃,沾得四處都是泡沫。

「嘿。」蕭敬騰微笑,泡沫就像被摩西分的紅海般牽出了一道上彎的痕跡,很有趣。「你替我刮吧。」
既然他都遵照戀人的吩咐好好整理自己了,大同也應該作出供獻吧。(其實他一直覺得束小鬍蠻帥的,可是大同總皺眉搖頭)

方大同嘆氣,想說這樣簡單的事就別如此歪膩呀,故事正精采呢。但手心的書在零點一秒內就被橫蠻的抽開扔走,繼而被塞入一只刮鬍刀。看來是騎虎難下了......正這樣想的當頭...

「咦!!!!?」腰間一緊、身體凌空。他的身軀驀地被抱離了柔軟的床舖,兩腿微開的跨汵坐在男人的腿上。怎會忽然就變成了這連體嬰般的姿勢,方大同完全摸不著頭緒,只知現在是真正意義上的騎虎難下了。

坐在男人不算粗壯的大汵腿上,方大同忸怩不安,幸而自己的體重也輕盈,應該不會構成太大壓力。他無可奈何,只好握起刮鬍刀小心翼翼的貼近戀人的下巴,準備下刀。

蕭敬騰倒很享受這甜蜜的負擔,微笑仰起臉迎向鋒利的刀刃,一點也不怕這渾身散發尷尬情緒的戀人會在緊張之下讓自己受傷。

大同換上了簇新的夏裝超好看的吶,因為悶熱天氣而敞開領口的透薄白襯衣,鎖骨露出來,頸窩深遂得好漂亮。可惜領口無論拉得多寬也沒法看得更深,他恨萬惡的底衣(找天得把大同所有底衣都悄悄丟掉了!),還有灰色的確涼七分窄褲感覺也很颯爽,小巧的腳踝細白、腳背上要掉不掉的深藍拖鞋也顯得鮮豔起來。
居家的他,居於自己的家呢。
想到這兒,蕭敬騰笑得嘴角似咧開來了。

「別笑。」
方大同皺起眉頭,輕喃,敬騰一笑臉上的肌肉就跟著向上扯高,他很難控制力度。
「哦。」
夏風吹起了二人的髮絲,彷彿下秒便會交纏不分。

溫暖的呼吸近距離的噴灑在臉上,大同的凝視著自己的下巴。在這個角度,他能看到密長的睫毛下的咖啡色的眼珠,懸在鼻尖點點的細汗珠跟緊抿的唇角。
陽光灑進來映得肌膚透亮了些。
左邊臉頰感覺到從上而下輕微的刮動,力度很輕,刮出來的泡沬有些被擦在毛巾上,有些則沾到了大同的領子,襯上他淺咖啡色的肌膚,沒由來的有種性汵感。
決定讓大同刮鬍真的太明智了,這樣他就能享受戀人幾分鐘絕對專注的目光。

蕭敬騰喉嚨一緊,伸手隔著薄衣摟緊他的細腰。方大同逸出一聲輕呼,很快又鎮定下來,繼續手下的工作。只是刮著、刮著,臉龐上的粉色開始渲染得深了。

「誒...」
「沒法啦。」戀人勾起嘴角湊得更近。
「哦。」

方大同能確切的感覺到股間有種濕熱在冒頭,隆汵起來輕輕頂著自己。他微窘,在心中告誡自己得更謹慎別要亂動。既然這是沒法控制的,他只好速戰速決,免得引致更難收拾的局面。

正萬分認真的刮弄著戀人嘴唇邊的細鬍,原來擱在腰間的大手卻不規距了起來,從衣擺下方鑽上去,大手撫上小腹位置流連不去,指尖挑逗起胸線來。

「!!」方大同倒抽口氣,覺得血液也快要熱得沸騰起來。
「不要這樣。」他佯怒的移開身位,「我把你的痣刮走哦。」

蕭敬騰嘻嘻哈哈的噴笑了出來,這個威脅也太沒有威嚇性了,顯得很蠢。
「沒事,送你。」

「喂...」抵在下汵身的昂揚因為他的大笑而跟著顫動,忽深忽淺的頂撞上來,熾熱的體溫和輪廓彷彿隔著衣衫可以清楚感覺到。

蕭敬騰看著戀人垂著頭,愈來愈羞赧,彷彿髮絲都快燒起來了,心臟就像大太陽暴曬下的冰淇淋般急速融化,又甜又膩。他情不自禁的湊上臉去,親上那自然微彎的嘴角,也不管自己臉上還帶著雲朵般的泡沬,結果沾了戀人一臉。

「蕭...敬騰!」
忽然被偷襲,方大同提高了聲量。這個男人怎麼永遠都在不對的時間搗亂!

「我在。」
蕭敬騰和應,繼續親吻,好幾次伸出舌尖要鑽入戀人緊閉的唇汵瓣內。方大同輕微的掙扎跟完全不兇惡的叫囂都是很好的調情劑。大手向上潛去,拇指跟食指尋獲了褐色挺立的乳汵尖,他輕捏著揉搓,用指甲刮向頂端比較淺色的部份,那兒最敏感了。

果不其然,方大同倒抽口氣,腰也立馬酥軟起來。
蕭敬騰再接再勵緊捏另一邊豔紅的蓓汵蕾,就見戀人臉如火灼漲紅,掙扎也弱了好多,只剩嘴上言不由衷的拒絕,於是他直接封嘴把他囉嗦的唇蓋好,不覺嚐到了點點清涼的刮鬍膏,味兒有點像是薄荷口味的糖果。
唇齒的交纏間,坐在懷中的戀人身體重覆著繃緊又放鬆的狀態,在自己的指尖壓到背脊的尾隆骨下陷渦處時,大同咬緊下唇輕吟一聲,雙腿自然的收緊一夾,股間的嫩汵肉閣著了自己滾燙堅硬處!

「嗄...」粗喘愈來愈急,汗珠把他倆緊黏於一起。蕭敬騰順勢抱緊攤軟的戀人,撲倒在冰涼的地板上繼續纏綿。「好冰...」方大同被挑逗得紅透的肌膚一貼上被涼風拂凍的地板就忍不住抱怨,掙扎著要爬起來。

涼風習習,蕭敬騰用身體把他封死,胸膛緊密的壓上來,壞心的要看他被涼得難受輕皺起眉的無辜樣,順便把冰極泡沬抹上他的小腹間打圈。
「待會就會熱了。」被我倆的體溫烘熱的。

「你先去洗臉好不好...」方大同說著什麼先把鬍子刮好啦,會把圾板弄髒的、一直不乖巧的扭動來扭動去,蕭敬騰倒是早就習慣他這樣彆扭的性格,自動屏閉所有拒絕,只是欣賞他囉囉唆唆的句尾帶點沙啞尖細的哭嗓就夠催汵情了。

他把臉壓上大同柔嫩的恥骨間,用微刺的鬍子磨擦,興奮的看到那未經日曬而很白滑的肌膚被磨得微紅,再以舌尖安撫的shì上去,樂而忘返。
大同被他磨得難受又舒服的弓起腰汵腹,握緊拳頭,看上去不討厭被這樣愛撫。
「這樣不是挺好玩的麼?」
「....一點也不...呼...」

雖然說了很多反話,但戀人的胯下已經很誠實的搭起了小帳篷。
蕭敬騰深吸幾口氣,雙手解開褲鏈,想用平時對付牛仔褲的手段一把扯掉,卻功敗垂成,褲子的布料輕薄,緊貼腿線,很難扯掉。
他急躁起來,覺得這條剛才稱讚過的褲子忽然變得很不可愛。

「脫不下來!>口<!!這什麼爛褲子嘛!?」
他一邊啜吻著戀人的頸窩一邊邁力的扯扯、脫脫。
終於給他脫到一半。

「喵嗚!」兩只不甘寂寞的女兒卻不知何時從客廳鑽入來,鬧著要找兩位爸爸玩耍。也許是嗅到了男性動情的氣味,貓兒的鼻尖一直好奇的往方大同的腰間頂來頂去,嚇得他捲起身子,整個人似無尾熊幾乎掛在蕭敬騰的身上。
「東區、灰灰....」

蕭敬騰大吃一驚,臉紅如火,立即彎下汵身抱起兩只佻皮的女兒,欲蓋彌彰的解釋,「哎哦,女孩子不要看!爸爸在辦....正經事,待會再跟妳們玩,乖哦。」
竟然被女兒看到他們在地板上妖精打架,真的羞家死了。
他急沖沖的把女兒抱回客廳,再衝回來。

回來的時候竟看到地上已平鋪著一張被子。
旁邊,灰色的褲子整齊疊好。

戀人抱著膝蓋坐在被子中央,修長的雙腿交疊,沒有看他,耳背卻紅得幾近能看到血絲。
蕭敬騰瞇起眼眸,慾火轟然燃起來,聽到自己瘋狂跳動的心跳聲,身體叫囂著要釋放慾望。
美食當前,豈有不吃的道理。

他記得自己在把大同吃乾抹淨之前,也有提供安撫獎勵,比如「我待會請你去吃冰淇淋,兩球。」
大同氣喘呼呼的扭動腰汵肢,燒得空白一片的腦袋竟然還有餘力思索,慢慢說「我...想吃太古城夢見屋的抹茶超級聖代...跟草莓芭菲,有三球...」
蕭敬騰伏在他肩膀上忍俊不及笑起來,「好,你說什麼就什麼。」
「其實...一球是送你吃的...」方大同輕輕補註。
「哈哈,>V<!我感動到想哭!」
有個會把最愛的甜品分給自己吃的戀人,還有什麼在這一生可求呀。

下午,夢見屋中汵出現一個因吃到冰淇淋而笑得很幸福的溫潤男子,
對座是一個當長髮的俊帥男子。
他離奇的只刮了半邊臉的鬍、卻完全不管他人側目。笑得非常寵溺,眼中專注的熱度堪比夏日的炎陽。


 
评论
热度(3)
  1. Arstry/慈Arstry/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ay a little Sth.
© Arstry/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