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聯科学组(無差)]Shaving(一篇完)

在群里打的赌输掉了(*`н´*)
谁叫噜噜419紅毯不乖不刮胡子!哼! <<完全學嚕瓦說話
所以這篇送給我愛的群中小伙伴們。
乖乖交出了「鬍子梗」,接下来可以理直气壮地催粮了(抽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气像是泡满温水的柳絮,丝丝缕缕往薄衣里钻,在肌肤留下黏腻的汗渍。

 

一颗豆大汗珠滑过鼻廓,眼镜顺带下跌,悬在鼻尖要掉不掉,视野变朦,样子很是滑稽;但他的双手捧着一大疊教材,实在无法解围,只好急步向前赶路。

 

天色渐暗,印度拉贾斯坦邦的小村庄,五月黄昏仍然灼人。

 

身后一阵劲风澎湃而至,薄衣瞬即鼓胀似球,泌凉心扉。他习已为常,不理怪风,向前走了几步,忽尔双手一轻,破旧的纸材已然易手。

 

来人的指尖是亮红金属色的,轻握着镜臂一抬,扶正位置,他就透过镜片清晰看見从天而降的访客。

 

「晚上好,Bruce。」Tony的盔甲像潮水褪回胸口的反应堆,显露一身黑色运动装。

 

「嗨,Tony。」Banner微笑。

 

「冒昧一问,我可以抱着你飞回宿舍吗?我内裤全湿了,大腿内侧都是汗,不信你伸手进来摸一下。」

 

「不可以。」
Banner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

 

「你完全没有仔细考虑,令我很伤心。」

Tony眉头深压着眼眸,单手不断搧风。

 

三秒后。

 

 

「考虑完了,不可以哦。

 

  • *                 *

拯救世界的几次战役轰轰烈烈,留下了破烂的地球,以及破烂的他们。

Tony的身体已超越了单纯的血肉,变成了镶嵌着一大堆电子纤维的寄生体,有天要是剖开脑袋看到层出不窮的零件也不出奇。

 

而Banner—他老了,Hulk也老了,脾气变得温和,像是奋战多年,终于愿意退下来颐养天年的老兵,整天乌眉瞌睡,倒让他省了心。

 

仰赖神奇的伽玛射线,Banner的身体复原力高,外表变化缓慢,仍保持着四十多岁的样子。

趁着还有时间跟力气,他便重投故业,跑遍世界贫穷角落,看人们需要医疗便义诊,需要知识便义教,Tony知道这又是博士救赎自己的一整套疗程,他乐见其成,只是不乐见他跑得老远又不爱回纽约。

 

复仇者大厦起码有空调,没有白纹伊蚊。

 

拂过来的风是烫的,一股青草味儿,崎岖不平的沙石路在他的高级皮鞋尖蹭出了三十几道刮痕。

 

但只要看到博士,他的内心便感到安宁。

就连耳內机械液流动的烦扰声音都消失了。

 

「你偷学我,你蓄起了胡子!」

 

博士着了一阵呆(他现在经常无端发呆),惊讶于莫名其妙的指控,用手指有点笨拙地指着自己覆盖下半脸的胡子,再指向Tony十年如一日的山羊胡。

 

杂乱无章与精致优雅,对比强烈,泾渭分明。

 

「我学你…?这儿可没有高级Salon,没有专业的修胡师傅。」

 

Tony伸手摘了一片叶子,食指和拇指拿着叶片上端, 轻轻往两端拉扯,上唇向内抿吹气,叶片因气流而上下弹动,却只漏出了奇怪的气音。

这技俩是当地小孩教会Banner的,他教了他几次,还是没成功过。

 

Banner笑了,从他手上取走被折腾的叶子,放在嘴间,便吹奏起简单的曲调。

 

他知道Tony能学懂的,他的世界没有不可能,只要编个码就可以。

但是在他面前,他从来都是原来的Tony Stark,避免流血、避免流泪、避免僵硬化的笑容。

 

博士奋力吹奏,脸庞圆鼓鼓的,灰白胡须随之跃动起来,彷彿自有生命。

 

「哇喔…像一只是毛茸茸的熊。」

Tony眨眨眼睛,说话冲口而出。

 

「…什么?」

博士莞尔地皱起眉头,似笑非笑。

 

「我是说,你蓄得比我更好看。」

Tony把眼前的小石子踢得老远。

 

「尽管嫉妒吧,Stark,这世界是公平的。」

Banner煞有其事地摸了摸柔软的胡子。

*     *            *

扭开临时教师宿舍的木门,意料不到的凉风便争先恐后涌出来,室内外温差之大让Banner打了个哆嗦。

 

「Stark?」

Banner眼珠无奈地转了一个圈,看向「始作俑者」。

 

「S.I捐赠的分体式空调,每个教职员宿舍、每间课室一部,校长同意了、签收了,总裁也收下了学生的花环跟感谢状,顺带一提,他们比考到博士学位还高兴,欢呼了十分钟。你身为一个短期义务教师,对国际大企业的慈善馈赠,应该没有反对的发言权吧。」

 

「是…没有。」

Banner呼口气,分神环视了简陋的房间一圈,很好,水壶、书桌、睡床仍是原样,没有改头换面变成金光闪闪版本,只是前天坏了的风扇明显修好了,嗯,可以接受。

 

等等,角落那台时尚前卫、高科技、跟背景格格不入的东西是什么?

 

Banner用眼神示意。

Stark仿似呛到,立即大声喊冤,「咖啡机没有错,咖啡机是无辜的,而且我还要住几天呢!」

 

「几天?」

 

「三天…?」Tony委屈巴巴。

 

「好,它可以待在这三天。」
Banner一锤定音。

*              *         *

「替我修一下胡子吧,全部刮走也可以,任你发挥。」

 

吃完了清淡美味的晚餐,Banner这样说。
Tony便拿起了刮胡泡沫跟刀片,坐在博士的身前,谨慎地摆弄起来。

 

他没有类似的经验,说是怕修坏了。

「那就修坏了,没有人会在意。」博士无所谓地说。

 

Stark如临大敌地点头,难得紧张咽下涎沫。先涂抹一层厚厚的泡沫,像奶油般蓬松,夸张地缀满下巴,让他想起了拿铁飘浮的醇厚奶泡,揉起来手感超棒,于是他忍不住揉搓了一阵子。

「胡子太厚了,感觉邋遢,低年纪的学生总在取笑。」

博士现在说话有点勉强,声音压在喉咙沙哑软哝。

「但我喜欢,很有生命力,卷曲得有点可爱。」

Stark瞇起眼眸,仔细地把参差的胡须逐寸刮走,将多余的泡泡抹在毛巾上,慢條斯理。

 

时间静静溜走,画面彷佛凝止在此刻,只有窗外虫鸣响亮。

室內氣溫怡人清爽,经历一天的疲累,Banner昏昏欲睡,嘴唇微张,眼睛紧闭。

 

Stark内心暖融融地,用眼睛赶紧摄下了几张留影。

*                 *

「Hey, Bruce.」

胡子修好了,只是稍为削薄,形状更好看,维持圆滚滚的轮廓,像是白色泰迪犬。没有出大差错,事实证明他修整仪容跟修理机械一样出色。

 

Stark用气音唤着博士,理所当然地,Banner没有醒。

于是他以最轻柔的力度抹走他脸上沾到的泡沫,露出了干燥的唇瓣。

 

Stark在心中数了三声,但博士仍然没醒来的迹象。

他像是偷吃果实的黄鼠狼般窃笑,预先用指尖猛力搓暖了自己的嘴唇......

然后弯身吻了下去。

 

「!?」
唇贴着唇的瞬间,Banner便瞪大眼眸惊醒了。

他像被冰块冻伤一样,不自觉抿了抿唇。

 

「....呃……对不起?」

Stark撇嘴,有点别扭的说。

 

*                  *

Banner确实被到了。

 

他不知道Stark的嘴唇跟肌肤已经没有体温。

——战后三十年,Thor到九界整治混乱,曾回地球探望他们四次,Cap總在遠行,而Clint, Nat只是凡胎,敌不过残酷的岁月,相繼离开了他们用一辈子守护的地方——

 

最后只剩下了不知什么时候会死去的Banner,

与不断更换零件代替老化的器官,变得愈来愈不像人类、努力违抗天命的Stark。

 

Stark说的浑身流汗只是玩笑。

他不流汗,他不流血,也不会感到冷或者热。

 

「Stark.」

 

「是?」他现在该死的紧张,甚至有掌心发热的错觉。

 

「过来。」

 

「…不要变身砸我好吗?」
他犹豫地站在博士身前。

 

Banner扎实地拥抱了他。

 

Stark深吸一口气,慌张地说「我会冻伤你的。」

还是用双手搂紧了怀中的人。

 

「你知道我不会受伤的,但我们还是快点研发恒温系统吧。」

 

「我们? 你要跟我回去吗?」

 

「嗯,完了这两个月的教务就回去。」

 

「为免误会,先旨声明,我的肌肉线条全是自己锻炼回来的,没有偷步去塑模,绝对是真材实料。为了让你摸起来更舒服,我们可以一起研发可调节的温感系统,或者某些部位的高速旋转功能……」

 

「闭嘴,Stark.」

 

「喔好。」
*              *          *                

Nat的葬礼上,他平靜地跟Stark说,


「我不知道何時才會死,这种事还要经历数不尽那么多次。」



Stark摘下墨镜,耸耸肩说「那我就找出永生的方法,一直陪你。」


(完)


P.S
我很愛很愛的親人忽然離開了,非常的茫然與心痛,不能接受,感覺仍像在發不會醒的惡夢。
故意不去想便會好一點,找科學組這避風港躲一下。

我也很希望我愛的人可以永生陪著我呢,也許她在用另一種方式守護著我吧。

對不起,Angry sex 8(終章)的更新會暫時擱置。

 
评论(53)
热度(113)
© Arstry/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