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末寫手問卷

問卷在叼根菸太太的Lofter看到的,转过来填,謝謝。

来源:林朵太太 

 

1.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大概是2002 至03开始的吧,一算15年了,中途有2、3年没写,写过最游记、XFF,现在是复联科学组。
(不知为什么,就是不能同一时间写不同作品的同人)


2.你今年挖了多少个坑?

六个。

 

3.你今年填了多少坑?

四个!(有几篇一发完的)

 

4.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未完的是Cat tony 跟 疯狂科学家(二部曲未开始)
良心有抽痛(笑),应该更用心填土。

 

5.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

路人粉…吧?写出了一点想要的二人相处的感觉。

 

6.这一年你写的最不满意的文是哪篇?

必需说是裤子很紧(abo肉)那篇(跪),看回去太粗糙,没有因应角色性格而仔细琢磨的桥段。

 

 (对不起了阿九跟小N,好像没煮熟就捧出来让您们吃一样,会再送篇好的给你们弥补的QAQ)

 

7.这一年你热度最高的文是哪篇?能总结一下原因吗?

「裤子很紧」
因为是abo肉,有原设定的加持,另外就是雷3国内刚上映,科学组出了这个梗,令大家比较有兴趣的关系。

 

8.这一年有哪些读者令你印象最深刻?

全部都印象深刻耶,科学组虽然冷、圈子不大,但大家都超级暖!每次讨论起来,喜欢的梗、想法跟爆炸的升华点及雷点都那么相似,一直聊到生活去,还互相加油,真是太棒了(暖烘烘)。

特别深刻是收到了木子的几个长评,谢谢那么用心地分析跟反馈,非常感动,有种非常荣幸的感觉。

 

9.这一年有没有什么读者留言令你开心地原地爆炸?

都非常开心,长的、短的,每个都特别珍惜,看到的时候心中咯蹬一下:大家都是天使呀。

 

最爆炸是收到阿勇太太的留言,犹如隐世(?)很久的偶像忽然出山,亲切的笑着说:「做得不错哦。」<<这样,有没有感觉到我的放煙花心情(笑)

 

10.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快乐的事是什么?

 认识了志同道合的科学组的小伙伴们,聊到昏天暗地,约好有机会要见面!

 

11.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悲伤的事是什么?

我想是每个在网络写东西的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就是拼命挤出时间、用心赶着写完了一篇,急着PO出来,结果没什么回应或是点阅很低,反馈比起之前泡的圈子会有点落差。

 

但是这样想吧,一开始并不是因为圈子热才进的(一个长年冷圈体质的人),是真心喜欢CP,自己也想把CP在心目中的形象跟脑洞写出来,写出来就是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事。

 

就像是一包辣味薯片放在架子上,等着喜欢这口味的人来吃,他们愿意尝尝然后说句好吃,就已经很鼓舞了;口味不合的人,就算声嘶力竭叫着试吃啊,不吃辣的人还是不会来这个架子,不会看成分也绝对不会吃啊(自己也是一样),所以不用强求啦,而且自己也没可能转成热销的盐味或者蒜味薯片,就这样努力的把自己做得更香更脆好啦,有进步就是好事(我在说什么XDDD记得之前看过一篇把同人文比喻为薯片的分析帖而深感认同)

 

有时理性思维明白了,也常会被感性思维拖后腿。但是现在没有悲伤呀,小伙伴们都会很给面子跟我聊天XDD還有贈文、贈圖! 超暖~

 

12.这一年你是否因写作结识了新的朋友?

 有的。

 

13.这一年你为了写作而主动学习了哪些新东西?

 一些复联的漫画情节,反应堆构造、IRON SUITS的型号、伽玛射线、哨向设定等等必须了解的基础資料而已。
好像没有学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男性会//阴结构图算吗?(住嘴)

 

14.这一年你的文是否有收到过画手配图?

 有,感动流涕。小N的生日贺图(疯狂科学家) 、狼人的配图(路人粉)、阿九在信封画的Candy Bruce!谢谢您们!

15.如果有可能,你最希望能合作的画手是哪一位?

完全不敢高攀的九命岚太太,偷偷表白一下。

 

16.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一方面提升最多?

更注意文法结构、情节的合理性,尽量避免狗血。 

 

17.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的缺陷最需弥补?

啰嗦、累赘,不必要的爆字。 

 

18.能不能贴一段自己这一年写的最棒的文章段落?

这段并没有很棒(心虚)

 

但是出自第一篇写的科学组文,第一次尝试偏欧美同人文风格的写法,当时琢磨蛮久,所以对我来说有意义(之后立即放飞自我(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he Mad Scientists 疯狂科学家(一)

「Hey,切蛋糕与拆礼物环节提早完结了吗?快告诉我,收到了多少个鸟巢?」他头也不回地调侃,全息投影上的光点随着双手动作灵巧收拢、转动。



Vision说「Stark先生,他们已经开始怀疑博士不在大厦中。」



Tony持续拨动一片纤薄的手臂机甲光形图,光点旋转的速度已非肉眼可视,显然是为了不想正视Vision而随便开了一幅设计图。



「如果你那只不小心掉进油彩罐的小鸟能够对Boom展示一丁点善意和亲近,而不是像看到怪兽一样躲进厨柜,我们这对话就不会发生了。现在即使瞎了一只眼,也很可能看出博士是失踪了。并不是说我有在针对谁。」



「我的精神动物才诞生三小时零二十七分,对于摸拟影像及虚假的信息素作出合理怀疑,是很正常的事。」



「那么我现在合理怀疑你和那只从绘本中跳出来的童话鸟,是在利用它的天真无邪藐视我的虚拟投影技术水平,以及我这半残缺、没有精神动物的可怜男人,只分办得出信息素中的两种气味,所以是的,无论如何拼凑也没法令虚拟Boom的信息素更像真了。就算Nat用高跟鞋削尖我的脑袋,也没法改变这事实。」他合理怀疑Nat正在武器库挑选最尖的鞋,准备过来质问他搞丢了博士的事。



他放弃被自己拨得一团糟看不出原型的HUD,转而打开工具箱,抓两口铁钉咬在牙齿之间,金属的味道总能令他感到安稳一点。

「拜托不要像只嗷嗷待哺的小雏鸟整天嚷着见博士妈妈,我已经在找他了。」



这个失踪人口是Bruce,如果他不想被找到,那便不可能被找到。



他把钉子一颗接着一颗隔着相近距离锤入钢板之中,肩胛骨痛得像要裂开,鬓际渗出汗水,「以防你听不出来,这是句双关语。」

 

Vision皱眉,他竟然还能皱得跟人类一样,真是日子有功。

 

「Stark先生,你有多久没睡觉了?你的精神状态不适合继续进行讨论。」



「Nah!你说话的声音跟Jarvis一样,语气跟博士一样,这样不利于我的精神健康。」Tony伸出食指左右挥动。是的,他也知道自己在疯狂地胡言乱语,但就是停不下来,也忘了该死的Pregabalin胶囊放哪去了。



「我希望你穿墙离开,好让我做回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一排钉子锤进钢板的重大工程。」他只是渴望将钉子用力地钉进一些地方,除了Vision的西瓜脑袋之外的任何地方。



「请容我打扰两位,Romanoff小姐将于两分钟后到达实验室门口。」

Jarvis的声音响起,Tony用力翻了个白眼。



「还有,Veronica找到博士的踪影了。」



Tony的呼吸瞬间停滞了,差点一锤子锤进掌心,扭头一看,透明屏幕上的地图闪烁着绿色光点。



两个月来首次。


「Jarvis,启动盔甲,三十秒出发。」

 

Tony丢开被汗水沾得湿重的西装外套,快速走向延伸向外的展示台,脚下的地面滑开,伸出犹如蜘蛛爪般的机械臂,将盔甲部件紧密装嵌在他身上。

 

当面罩落下,生命指数在眼前清晰跃动,他才意识到自己凝住呼吸太久了,继而深深吸一口气。脚部盔甲加压,带他平稳地穿越玻璃闸门投向斑驳天空。


「Vision,我想博士也从没教你说谎,但你是有孩子的人了,建议你快些学起来,才能挨过Nat的严刑审问。」

===============

 就是这段平淡无奇的父子(?)对话而已。

 

19.有什么话想对这一年的自己说吗?

 填坑呀别再睡那么多了混蛋。

 

20.新的一年,对自己在写作方面有设立什么小目标吗?

新的一年,能够把疯狂科学家第二部曲写完就很好了(躺平升天)



特別想邀請 @tiger严肃脸 阿九太太也來填問卷,在下一年來到之前哦~來吧來吧~Wink~*

 
评论(33)
热度(16)
© Arstry/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