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组無差+小蜘蛛] Cat Tony (五)

科学组点文(2)

 

MCU科学组(无差)+蜘蛛俠+微盾冬+微幻紅+复仇者大家庭

 

私設:時間在復聯2後,內戰沒發生,jarvis、快銀仍在。

 之前篇章:(1) (2)  (3)  (4)

AO3 <<可以先到這看。
------------------------------------

50


 「哔呲!」


随着流畅的声音,半透明白色的蛛丝穿越半个房间,准确地黏在 Banner 拎着的胶板旁的衣襟上。


博士望向黏得极牢的蛛丝,木无表情地抬头看着Tony,「……Seriously?」


 

「不是我的最佳状态,我承认。」

Tony 拿着改良版液匣,摊开双手作无辜状。

他的卫衣帽子早已脱下,橘色囘猫耳悠然轻摇,尾巴脱离了裤子的桎梏、直竖起来,泄露了主人窃喜的真正心情。


 

Banner拿着的测试胶板30 x 30 cm,就算瞎了一只眼也绝对能瞄准,「神经质的落点误差,不能说服Cap当作『逃避所有营救任务』的左证,再想想别的退休计划吧。」

如果IRON MAN一出任务便凭借这「出乎意料」的准绳度射爆人质的头,而绑匪还安然无恙,往后拯救世界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Banner想拨开蛛丝,却弄得满手黏囘腻。提升了持久度的强韧丝线,一时没法自动分解,只好唤Dummy过来洒溶解喷雾。


 

「再来。」Banner呛得咳嗽起来,「这次记得张开眼睛才发射。」


「啧啧,直接跟我分享这种私人癖好没关系吗。」Tony的唇角都要咧到耳根了,洁白的牙齿闪闪发亮,「Okay,我会满足主人的命令,好好凝望着你射的。」


 

「哔呲~」蛛丝再度喷射而出,这次毫无悬念地撃中了胶板旁的—博士的脸.颊上。

Dummy难得动作快速地咔咔跑过去,溶解液不要钱似的洒了博士一身,从头到脚湿漉漉。


 

「。。。。。。。。。。。」



「天啊!!!哈哈哈哈哈!真的射中了,YOU,你拍下来没有!?…哈哈哈,真是太经典了…!」

始作俑者止不住大笑,手掌激动狂拍桌面,弯腰辛苦地喘气,「快点大屏幕回放!哇哈哈哈哈。。。!」


51


「哔呲!」



「哈哈哈哈哈……呜噗!!」


一大团蛛丝忽然封住了Tony大张得几乎看到喉咙的嘴巴,「恶咳咳咳咳…!」


 


口鼻被严密紧封,他瞪大眼睛,没法吸入新鲜空气,肺部快要憋到爆炸,赶紧用双手扒囘开黏稠的网,气喘不止道「…恶!博士,这样真的会死的。。。」


 


「我知道呀。」

博士侧头,毫不在乎地扔开胶板,勾起狡黠的笑意。


他脸色满布阴霾,手握着另一个灌满的液匣,从迷雾中缓慢步出,俨如死神降临般气势磅礡。

「伟大的科学实验免不了牺牲,对我来说,你的命是可承担损失。」


 

Tony按抚着疼痛的喉间,

「 …Wow ,是要动真格了?我奉陪。」

他重整旗鼓,吹了声口哨,响亮如宣战的号角。

尾巴有节奏又大力地挥动,舒展着肩膀,像只真正的野兽,全身散发着战斗警号,「不得不说…你威胁人的样子比圆//滚滚的熊猫还要迷人。」


「Stark,熊猫的咬合力可是有350.66磅。」Banner的瞳孔迸发杀戮绿光。


 

 「亲爱的,那你还不过来咬我?我会把你缚成一颗真正的圆//滚滚。」」


 话音刚落,博士的手腕便缠上几圈蛛丝 !


Tony用力收网,Banner被扯得几乎失去平衡,单脚膝盖紧蹭在地上,临急生智,摸索桌面找到雷射切割刀,割断蛛丝,另手用力按囘压液匣…!


正在录像的YOU被白丝绑住猛甩,长形机械臂砸向Tony!


他在千钧一发间闪开,倒抽口气嚷嚷,「喂!这不公平。」

这么纯洁无邪的战争竟然借助其他工具?


 

「这叫物尽其用。」

博士耸耸肩,微笑。


 


「那你得保护好珍贵的丝冑水母样本,我可不保证它的安全。」

Tony危险地瞇起眼眸。


 

「噢,那些珍稀的样本在小猫咪头一天捣乱时全摔破了,我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失去了,还等着罪魁祸首给我交代呢。」



「所以事件已经上升到私人恩怨,就连也没法弥补的地步了, Huh? 」

Tony感觉肾上腺素在叫嚣,利落地将液匣镶嵌在手带,戴上手腕,


 


「Jarvis,有几个作战模式需要测试?」


 『Sir,暂时有12个。』 


「很好。」Tony调较着手掌上投映的选项,不忘吩咐「启动实验室高阶安全模式,现在。」




博士同样仔细地转动圆盘,看到某个作战模式时蓦地眼晴一亮。

满意地确认后,一把好听的女声朗读出指令


—  『  Instant Kill Mode  』


 


  Tony脸容抽囘搐,


「……哇,好狠!我到底有什么得罪了你。」


 

「完整List与赔偿方案今年感恩节寄你邮箱了,自己去看。」


「Hey,先讲好,输的人负责清洁实验室。」


「反正不是我。」博士转动灵活的手腕。


Tony握紧拳头又放松,好胜的目光紧锁着对手,舔过干燥的嘴角,「那么,开始吧。」


 

52


一开始是翻箱倒箧、轰轰烈烈的响声,吵得整个走廊都听得见。


然后是一连串令人想入非非的叫嚣,

「第一规条!不.准进耳朵,你知道它们有多敏感吗!黏在绒毛上多难清理!」


「你也直接射我嘴里,那儿有黏.膜,我不是在做唾液溶丝实验。」


「我想射的是锁骨,谁叫你非要贪吃!」


 

Pepper两手叉腰,按了第三遍密码门还没开,沉默无语地听着科学兄弟的花式射法。

世上最难解谜题—你们有本事设计能抵挡第囘三囘次囘世囘界囘大囘战原子弹的实验室,就不能将隔音板加厚哪怕2cm !?


 她深吸口气,遘开弓字步,两手狂拍一片漆黑、铜墙铁壁的玻璃门,「呯呯呯呯、呯呯呯呯!」

无视JARVIS 『实险室处于高危状态,不建议进入』的劝喻。



「不管你们在搞什么人体奥妙展,也不管你们射囘到卵蛋萎囘缩还是异变了,我有Emergency,现在立即开门!」


气质淑女的形象Long Gone,要管得住Stark那疯子,没有别的方法,只有比他更疯。


 

『Sir,Potts小姐正在门外,说有紧急事件需要两位立即处理。』


「先休战,让她进来。」


 


Pepper气忿进门,环视狼藉的实验室一圈,视线落到两人身上:不知为什么戴着连衣帽的老板,筋疲力尽地挨坐沙发把手,单手搧风,像做完什么激烈运动似的脸色潮囘红、却是一脸满足;博士则敞开了衣领、挽起衣袖,用手臂抹走额上的豆大热汗,拎起杯子仰头猛喝,不知喝中了什么「噗」一声把水全喷出来。


可疑的是,他们身上都布满了藕断丝连的可疑浊液体 (庆幸还穿着裤子)。


 

「Hi~Pepper,我正在摧毁博士的心志,妳迟两秒进来,说不定就能跟Hulk玩了。」


「凭你那九流技巧,Hulk都无聊到打呼了。」



「。。。。。。」

Pepper充耳不闻,


看看Stark,又看看Banner,

看看Banner,又看看Stark。



太长的沉默与凝止,让二人终于发现了徘徊身上的犀利视线,以及彼此衣服上的白渍,不约而同道「事情不是妳想的...」


Pepper举起食指制止任何解释,「我什么也没在想,正在努力维持脑袋空白. Don't wanna know, Don't Care.」


 

「那有什么Emergency?」

Stark抓起矿泉水抛给博士,自己也开了一樽。


 

「Vision 跟 Wanda今年想弄圣诞大餐正买食材回来练习食谱你们喜欢Gugelhupf还是Struffoli?」

Pepper用全无起伏的语调连珠炮发。


 

「除了名字都很难念之外,它们有什么分别?...博士你选?」


「那...我选Struffoli,谢谢。」

博士挤了些溶解液抹走身上的黏囘腻。


 

Pepper举起手机温柔地说,「是的,Struffoli,Byebye.」,松口气挂线。



「...我看不出有什么十万火急的?」


Stark疑惑道。



这句话不知怎的触动了Pepper的逆鳞,她浑身颤抖,握得手机快裂开两半,跺脚仰头怒吼道,「我也完全参不透!!Vision找不到正沈迷于愉快高危活动的爸爸们,就疯狂打我的办公室、家中跟私人号码,连续二.十.三次,通通长响不止!!鬼知道他为什么到现在还像个初生宝宝,没学会人类的正常社交礼仪,很可能是因为这栋大厦没有一个正常人吧!!如果要我当总裁又当保姆阿姨,我便立即辞职!」


 

「妳、妳冷静点。。。听到妳自称阿姨会令我心碎的。」Stark一脸惊诧又想笑,憋成了古怪的表情。



「谁都别叫我冷静。这教育责任全在你,博士。」Pepper愤怒地抱起手臂。


「我?」忽然被点名的Banner一脸茫然。


「我还能对一个答应昨天去印度开会,结果偷跑回来的人有什么期望。」


「我能解释...」Stark撇撇嘴说。


 

「Don't want to know, Don't Care.」

Pepper再度举起代表Shut up的食指,深吸口气,压下怒涛,提醒自己回复尔雅修养,优雅地踩着高跟鞋离开。


「打扰了,晚安。」



「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一定要问我?」

Tony不明所以,对Pepper的背影问道。


 

「Wanda说圣诞大餐当然是由大厦主人话事,没你的首肯,不会轻举妄动。」



 

「.......所有账单都向我报销吧。」



「明白就好。」

Pepper 回眸嫣然一笑,非常美丽。


 

52

公园


「你跟Tony Stark什么关系?」黑衣女的装扮融入夜色,就似长夜影子,没有一盏路灯能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我不认识,我只在新闻看过他!」

Peter的双手被紧缚身后,胸膛被迫僵硬囘挺直。



女人嗯哼一声,撑腰的手指有节奏地敲点,Ned那边便传来拳头撃肉的声音与尖叫,让他心焦如焚「不!别打他!」


他尝试发力挣脱,但肌肉一直流转着麻痒的通电感,每条神经如啫喱糖般软囘绵绵,想要绝地反撃极其困难。



「听着,我没时间慢慢玩。再不老实点,我会直接问你的Aunt May。」



Peter嘴唇圆张,脑袋乱成一团浆糊。

这帮坏人已查清楚了自己的底细,还以他最珍惜的两个人作威胁。。。



「 ……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 」

他只是个活跃于Yоutube热播视频的街头怪咖,平常做些微不足道的好事,照理不会招惹什么恶毒报复。难道是非法枪囘械集团?但是他们怎知我跟Stark先生的联系?... 愈想愈无解。


 

「噢,你迟早会知道的。」

女人声调轻微上扬,好像觉得很有意思。



她踏前一步,单手轻松按死他的扭动挣扎,从外套内袋拎出手机,就似早知它在那儿,手势异常利落。


更让Peter惊恐的是,这坏蛋还顺利解了锁,举起手机以后置镜头对准他的脸,就算是白囘痴也知道是在录像。


「乖乖回答就不为难你朋友。说,你是不是Stark培养的少年军?」


 

Peter吞咽干涩的喉头,用尽全力扭开脸庞避镜头,盯着草地,紧张的热汗惹得颈脖一片红。


 

「类似那种要征服世界、牵手围圈大叫『Stark大神万岁』的邪恶少年组织?」

黑衣男积极地丰富问题。


 

看他久不回答,女人又要不耐烦地发送虐人的指令。



「不…不是,只有我一个。没有其他人。」

Peter细密换气,谨慎回答,头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你替他做事?助人为乐之余派发『Tony Stark是最帅英雄』传囘单,慢慢渗入小区,获得小市民支持?」

男人追问,灵活地耍了个刀花,细声嘀咕着「像是他会做的事。。。」


 


「没有!他从来不求回报,还主动替我改良装备,让我继续为小区做好事!Stark先生是个超级大好人,你们别再侮辱他了!」


Peter憋红了脸,激动地反驳。

虽然不知道坏蛋们为什么要诬蔑Stark先生是邪囘教教头,可是侮辱了自己的偶像就万万不能!


Stark先生那么正直无私,只是偶尔叫他路过时带甜甜圈、炸鸡、蘑菇饭、串烧、沙威玛跟养生果汁外卖而已,虽然每家隔了十几个街区,但那根本不算什么,只是举手之劳!



女人看着他义愤填膺的样子,静了半晌,好似相信了他的说辞,

打个呵欠,淡淡敷衍道


「哦,知道了,真无趣。」


 二人互望一眼,黑衣男甚至发出电视游戏节目中那种「Bu~~!」的失望罐头效果音。



他们是在嫌。。。自己跟Stark先生的关系很没爆点?

Peter皱眉,瞳孔转来转去,已经完全搞不懂被迫供的目的了。


 

女人想了想,将镜头凑得更近,整个画面挤满男孩的脸,「给我打起精神,听清楚。」


她拿起黑色的USв在他眼前晃动,「既然你与Stark那么亲近,我要你把这个插入他的電腦,五分钟后拔走。」


 

远处的黑衣男看穿了她的计划,倒抽口凉气,赞叹「妳是要删除那个...我怎没想到,厉害。」


 

Peter咬紧下唇,目眦欲裂地瞪着那只迷你USв,坚毅摇头。


 

「嗯哼,少年硬气。」女人不屑地撇起嘴角,右手一挥,Peter的一只手立即重获自囘由。

在他迅速反撃前,女人已耍出连串快得辨不清的动作,他的背部被猛力下压,上半身别扭前倾、紧挨着草地,一时晕头转向,松开的手被踢移到前方。

待他回过神来,手腕上方已悬着锋利的高跟鞋跟。

 


「!??」鼻间充斥湿囘润草香,他紧盯着自己的手腕,不敢轻举妄动。



「我知道弄坏哪条神经会让你拿笔也没力,更不用妄想当什么英雄了。

最后机会,想清楚再答。」


 

 「呜咳咳...!」

Peter的脸颊贴在泥土上,没法顺利换气,呛得猛烈咳嗽起来。

耳膜深处有微弱的喀喀声在回荡,是骨头跟牙关交响的声音,血压快要爆表,脑中除了大字加粗的害怕、害怕之外没有任何东西,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落入这恐布的境地。

难道没有了蛛网发射器跟战服,自己便什么也不是,只是个瘦弱的平凡高中生。


「咳...」

惊慌的情绪挟持了心脏,他好害怕神经受损了,没法再畅快淋离地紧握蛛丝在空中飘荡;没法再听到被帮助的人们真诚的感谢;害怕自己失去了加入АVerages的资格,只能呆看新闻报道干着急,却不能与仰慕的偶像们并肩作战,拯救世界。



但凌驾一切的是,他更害怕让Stark先生失望



「无论如何,我、我不会背叛Stark先生的...」

Peter狂吸酸涩的鼻子,开了口才发现声音沙哑,眼睛滚烫得要命,一眨眼便有痒痒的感觉滑过鼻梁。


天啊,我还真哭出来了,太丢脸了。


 

 「妳要动手就快点!」

他憋着一口气说完这句,用力闭眼等待疼痛降临。


 

 「......................................」


背部的压力忽然放松了,但是两个坏蛋过了好久都没动手,也没说话。


万赖俱寂,剩下晚风吹过树梢的沙沙声。


最后,黑衣男说「哦,该死,妳弄哭他了。」


 


53


蛛丝发射完毕。

两个以实验为名、玩乐为实的疯狂科学家歪歪斜斜倒在地上,大笑不止,好久才消耗完澎湃的脑内啡。


他们断断续续交流了些改良意见,终于来到核心问题: 他俩互有输赢,谁来清洁实验室?


实验室太多机密,外人免进,但是拜托Dummy跟YOU打扫又费时失事,还是得靠亲手清洁。



「不然...就让它们自动分解?」Tony将脸托在臂弯,蜷起膝盖,声音懒洋洋。


「连续三天,实验室会比糖果屋还黏。」博士搔搔痕痒的脸,不意外牵出几条蛛丝。


「是你洁癖严重,整天买些奇怪清洁用品...」



Banner醍醐灌顶,眨眨眼睛「Jarvis,毛绒球到货没有?」



 『博士,已到货,储存在杂物仓库。』


Banner起身,捶着酸痛的肩膀,消失在偌大的储物室,出来已抱着满手大约十个缤纷的毛球。


「很好,全球身价最高的人工智能替你管家务了。」Tony没有起身的打算,甚至懒得思考,「这是什么?」



「是日本很流行的毛绒清洁球,能自动跑来跑去吸尘什么的。」

他用溶解液喷湿不同颜色的毛球,扭动开关放地上,它们便开始三百六十度翻滚,撞上障碍物还懂得改变路线。


实验室仿佛变了「动物园」,毛茸茸的小球欢快地奔跑着,震动出小动物般的共鸣。


 

「这种低级的滚动机械人,多少我都能给你做。」


「嗯哼,你说了几次,我连一根鸡毛掸子都没收过。」

Banner继续拆着塑料包装袋。


「还较真起来了。记得我送了你一个卫星?射上宇宙那种。」



「对,但那只是卫星,不是鸡毛掸子。」


 

一颗毛球不知好歹直撞上胸膛,Tony本想抓起扔开,

「!!?」岂料指缝间的质感异常柔软舒适,令他凝止了所有动作......

「呯呯、呯呯!」心跳加速,眼前一大堆毛毛球疯狂蹦跶,发出吱吱细响,好似在挑拨谁去抓捕般嚣张,他顿感心囘痒难耐,似有万蚁啃咬。


他的耳尖向前竖立,瞳孔逐渐神奇放大,紧随着球球溜走的路线转动;双手更不自觉提起,五指弯成爪状...


「嘶~」眼花缭乱,Tony的注意力被完全攫获,喉咙甚至冲出兴奋的嘶叫。

忽然之间,整个实验室只剩下毛球、毛球和好玩的毛球而已。




「Tony,你还好吗...?」

Banner的声音令他一个激灵,从捕猎的冲动惊醒,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四肢着地,摀低前身拱起屁囘股,尾巴卷成一团。



「嗯、没事。」

Tony尴尬得耳背通红,装没事发生,力求自然地侧躺回去,怨恨地看着猎物—鹅黄色毛球飘然而去。


他竟然抵挡不住诱囘惑,以人身摆出猫的姿态,真是英名尽丧。


「......你的脚仍在挠球。」


啧,Tony撇撇嘴,不甘不愿地提起长囘腿,两颗被踩死的毛球脱离魔掌、立即忘命逃奔。



Banner静默半晌,递上一个薄荷绿色的大号毛球,稀松平常道

「最后一个刚拆封,干净的,想要吗?」

 

「........................」

Tony地看看表情微妙的博士,看看蓬松吸引的毛球,又看回博士。





「说真的,Banner,如果你表情再自然一点,今年奥斯卡影囘帝就是你囊中物了。」

 

「别误会,这些毛球买很久了,专用来清洁,不是你想的那样。」


 「Jarvis,这批货几时下订的?」


『Sir,昨晚23:06,特急件,指定今早送到。』


「。。。。。。」博士僵硬地移开视线,不安地拨囘弄头发。


 

「。。。平常连买些植物尸体泡茶都锱铢必较的你,竟然舍得下血本发急件,这已经说明一切了。

你究竟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有没想过我忽然变成猫,被剥夺了人的尊严,有多彷徨无助?Huh?

我当你是兄弟,你竟然一心急着逗猫!?Unbelievable!」

Tony难得语气强硬地质问。



被拆穿了。

Banner嘴唇微启,愧疚一波波涌上心头。

他本想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没想到真的伤到了Tony,惟有诚恳的说「对不起...」


 


 「道歉接受了。

为了纾缓我被背叛的情绪,快把球拿来玩玩。」


「!?」


 


54

没有手擦眼泪,大颗的透明啪跶啪跶滑下。Peter一直在心中骂自己没出色,泪珠却流得更凶。


看着男孩可怜兮兮的脸,黑衣女略为僵硬地后退半步,「没受伤?」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身为坏人还要关心自己,但Peter还是摇摇头,声音沙哑地如实回答「...没有...」


 

「一点小事就哭哭啼啼,怎么去杀怪救人。」女人的语气中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慨。


「嗝.....没批准不能打怪物的,Stark先生说我还不是АVerages,得再磨练一段日子,而且其他人也可能会反对...尤其是Cap...」

Peter哭到打嗝,委屈到极点。


女人挑眉,似笑非笑,这个男孩真是完全管不住嘴啊,竟然开始对绑架者诉衷肠了呢。


 

「Hey,小子,我看好你!」黑衣男的声音有点欢快。

Peter简直身处雾里云间,逻辑乱成麻花「...呃...谢谢?」


 

「两位,尊重一下严刑迫供。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不是哭一哭就能过关的。」女人点按着他的手机,找到回收筒的草稿,转过屏幕给他看。



是他今早想传给Ned的信息,后来觉得不妥便删除了:

【OMG!你不会相信的,我刚看到Stark先生与Banner博士抱着睡!!Stark先生还...... 】


 


「认得这条短信吧,你今早看到了什么?一字不漏说出来。」


被屏光闪得眼晴干涩,Peter脑中充满问号:她为什么会知道这条草稿?而且迫问八卦消息竟然是重头戏,比偷窃数据还重要?


这两人是娱乐记者吗?即使Stark先生的感情生活万众瞩目,也没可能为了独家绯闻而绑架无辜市民吧?


 但是无论如何,坚守原则,绝不背叛Stark先生。


「不,我死也不说!」


 

「那先杀了你的朋友,看你能有多嘴硬。」

女人将杀人说成小菜一碟,无情冷血。


 

「嘿,小虫,看到你那恐惧又迷茫的表情了,因为我视力超好。

不用怀疑,我们会为了一条微不足道的八卦而杀人,毫无负担,就是恐布到这个程度。」

男人停下花式耍刀,闪着寒光的利锋抵上Ned的脖子,准备一刀封喉。


 

「Peter!!」Ned的五官皱成一团,深闭得眼帘打折,嗓子抖出求救「救我!!」


 

「数三声。你的朋友就一命呜呼了。」女人以镜头对着他续拍同一条视频,冷酷地倒数「三、二...」

「Peter!有血...好痛!我真的流囘血了!」Ned看着溅上衣襟的红色,惊恐地哭嚎。


 

「我、我说!」Peter心乱如麻,满头冷汗,在心中向Stark先生拼命道歉,可是没有其他选择了...


「今早在复仇者大厦的实验室,我看到Stark先生与Banner博士一起睡在沙发上。Stark先生上半身没穿衣服,头上戴着猫耳。他首先醒来,掀开被子很疑惑地看看自己,又看着熟睡的博士一会儿,大概五秒吧,就凑过去亲了他的眉骨,很轻很轻那种,然后躺回去用双臂搂着博士,脸蹭着颈窝又再睡下了。他完全没发现我,我呆等了十分钟,超级尴尬,正考虑要不要走,智能管家却叫醒了他们,于是我就进去了。博士醒来吓了一跳,把Stark先生推下去,我才发现他全身赤囘裸,还有猫尾巴。然后他还自称做猫,叫博士主人。没有了,这就是全部了。」

Peter几乎喘不过气,脸容紧张。


 

「..................................」


全场鸦雀无声,被他非常诚恳、过于巨细无遗、井喷式一字不漏的报告所震摄住。


 「......Wow, that's Something.」Ned目瞪口呆,怕都不怕了。


 


55

Tony Stark正忘形地玩着毛球。

这句话怎么理解都很怪。


但眼前荒诞画面的确实是一个大男人翻来滚去,像一条超大的毛毛虫般扭动。他的尾巴翘立,尾尖向前微弯,嘴唇咧起,露出了兴奋难耐的表情;死盯着转动的绿色毛团,仿似逗弄着瓮中之鳖,挠一会又放开,故意待它跑远了又蹦上去按住,满足地抱在怀中,更发出「喵嗷~~~」的开心叫声。


刚才还非常别扭地叫他不要看着自己、随便找点事做的Stark,现在玩到兴头上,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你...你别太兴奋了。」博士哭笑不得,想着现在不录像是否错失了一次非常好的勒索机会。


 『博士,Sir的体征正急促转化成猫咪形态。』Jarvis警告。

 


「游戏时间结束,把球给我。」

博士想要制止,怎知一抓球,手掌就被Stark快速拍开,还附赠凌厉的怒瞪跟几声低咆。


Banner只好无奈举高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抢玩具的意思,「我只是怕你...」


话口未完,眼前的大男人便抱着毛球「噗」一声变回了豹猫,喵喵急叫着狂蹬小掌!


「Okay,不用怕了,已经变回猫了。」



56

黑衣女按键停止录像,等待视频上载。


 公园不远处的小径传来细碎的脚步和谈话声。

女人打个眼色,黑衣男立即摀住Ned的嘴。

机警的Peter见状,立即用自囘由的右手将自己撑后,侧躺着翻滚几圈,制造短短的距离,暂时脱离控制范围。


在被摀上嘴之前,声嘶力竭地大叫「救命!!!救命!!这里需要帮忙!!!!!」

这样即使路人没法救他们,也应该能吓退绑匪吧。



脚步声急促迫近。

「走。」

女人衡量得失,放弃纠缠,拎着手机与黑衣男犹如鬼魅般消失于夜色中。



路人赶至,是一男一女。

Peter焦急大喊,「拜托救救我的朋友,他被绑在树上!」

肤色很深(?)的男路人放下购物纸袋,迅速为Ned解绳。


 

「Ned,你伤得重吗!?要去医院吗?」


「没、没事...」Ned脸色苍白,双囘腿发软,被搀扶着走过来。


好心的男路人说「你的朋友的身体并没有实质性伤口。」


 

「忍着,可能会有点热。」女路人俯身研究,他只感到手腕、脚腕缠绕过一阵暖流,电子环便卡哒解开了。


「谢谢你们!但...我的手机!他们拍了不能公开的视频,我得拿回来!」

Peter甩动冻僵的手脚,焦急地欲往前跑,肩膀却被纤细有力的手按住。



「不用担心,都交给我。」

女路人轻松地一拨长发,「Vision,你负责照顾小朋友,我很快回来。」



「我建议妳留在这里,我能在两分钟内抓回贼人。」


「Cap不准你在外面穿来穿去,记得吗?」Wanda安抚微笑,指尖释出红光,「我能搞定。」


而Peter跟Ned面面相覤,他们的救命恩囘人竟然是Scarlet Witch与Vision!?? 



57

Tony Stark仍在忘形地玩着毛球。

不过是猫咪的形态,至少看上去正常(萌)多了。


 而博士坐在沙发另一侧,盘起双囘腿,双手搁在膝盖上方,眼观鼻,鼻观心地练习呼吸大囘法。


呼气、吸气,呼气、吸气~~~

你可以的,Banner,就是这样,再来一次。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怎样呢?......Hulk刚巧在三分钟前睡醒了,见到坐垫上一团毛茸茸玩着另一团毛茸茸就立即激动到不行,在看清楚其中一只是满布豹纹的美丽小猫咪时,更是死命怒咆着「Hulk要摸猫咪 !要跟猫咪玩 !」


无论在心中解释多少次「那是披着猫皮的Stark,不是普通的奶猫」也完全听不入耳,更可怕的是做成了反效果,毕竟那可是「猫咪身体+铁皮人的灵魂」啊!


 

你知道,当三岁小孩看到香草雪糕,他会很高兴;看到巧克力雪糕,也会很开心,但摆在面前的若是黑白扭纹雪糕,他会直接疯了


Banner头痛不已,宁愿让Hulk看到人形Tony在玩球(也许会被Hulk胖揍一顿),也不想承受如此剧烈、让指尖都颤抖的渴望。



「喵?」奶猫玩累了,小囘嘴巴开合着吸气,迈开小短腿踩在弹囘性坐垫上,跌跌撞撞向自己跑来。


嗯?为什么博士一直不说话,身体僵如木头人,还莫名其妙地开始练瑜伽?



『敲.可.爱!!!!』Hulk看到努力稳住脚步、走得东歪西倒的小猫,用力拍打胸瞠,博士被拍得呼吸一窒,喉间一甜,快吐血十斤。


 

「你,停在那里,不要走过来。」

 


「喵呜~?」


「不要侧头喵喵叫,不要瞪着圆囘滚滚的眼睛看我。」

他就只差「不要那么萌」没吩咐了。



Tony用看到疯子似的眼神盯着他,举起一只前掌,挑衅性蹦跳一大步,往他的大囘腿迈进。

所以Banner便看到那举得高高的、粉色的迷你肉垫


 

「呯嗙 ~!!!!! 」

博士不堪负荷,脑内几根神经线断裂,一拳捶得茶几下陷一个深坑!!

他犹如弹簧般跃起,后退几步、见鬼似的瞪着猫儿,比看到手囘榴囘弹还紧张,满脸仇苦恨深。


好了,Hulk,我完全感受到那种哇啊天啊地啊超级无敌可爱快抱起来亲亲的心情。

所以,真的不用打碎茶几的。



58

最后还是JARVIS拯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



「Sir,博士,Parker先生的手机传来异常讯号。」


博士攀抓救命索似的冲过去屏幕,仔细查看。

「Peter的手机离他太远了...」


 

「喵喵喵喵喵。」

『Sir说:别大惊小怪,说不定放上自 拍杆了,年轻人的玩意。』



「你有看过长500米,高4米的自 拍杆吗?」


换言之,Peter的手机正飘浮在半空中




P.S 好多敏感字,建議直接去AO3看。

好兴奋!近来科学组跟噜噜的料喷井式爆发呀,每天都被喂冶大量糖份,简直是躺着养肥。噜噜特工式剧透超爆笑,蠢萌到一个地步(希望狙撃手安然无恙)。还有雷3,科学组官逼同死,噜噜亲自选最合萝卜Style的Tee,还有昆式战机上只为Banner开放的权限跟直接称呼博士「最强复仇者」,每一个细节都可以安祥升天了,官方一出手就没同人什么事了!而且雷3的影评大爆,很安心了,每天都数着日子,迫不及待想刷爆,HK还要等到26号才上映呢!


对啦,还有Vision=炮总在访问中亲口说「噜噜是妈妈,RDJ是爸爸」…Ya~~~~~~~~ha~!!!!儿孙满堂太美满了!


啊话痨了很多,说回这篇,就是自由放飞到我已经忘了疯狂科学家那篇二部曲要写什么了… 反正开心,继续叨~希望你们也喜欢哦!

 
评论(31)
热度(53)
  1. DK猫Arstry/慈 转载了此文字
© Arstry/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