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组無差+小蜘蛛] Cat Tony (四)

科学组点文(2)

MCU科学组(无差)+蜘蛛俠+微盾冬+复仇者大家庭

私設:時間在復聯2後,內戰沒發生,jarvis、快銀仍在。

之前篇章:(1) (2)  (3)

AO3連結


32

Clint: Pietro那小子刚迟到足足3分钟,没带来新箭头,倒是嚷着有个大八卦

 

Nat: 迟3分钟确实太过份但上次他迟了一个钟你还是照样等所以标准在哪(删除)

 

Clint:快递费收足还没打折,这种服务态度得改进。他说铁罐跟博士一起洗泡泡浴,铁还戴着猫耳跟尾巴。怎看?

 

Nat:有深入调查价值。就算没有把他推下窗口、浸湿毛巾蒙脸通电,至少也得拔指甲吧,谨遵你的特工操守(删除)

 

Clint:把他推出窗口两次还是跑回来了,说是千真万确,如有说谎,他放弃与Wanda一起吃下午茶...三个月

 

Nate:牺牲那么大看来可信

 

Clint:没说完...而且毫无条件将下午茶的位置让给Vision

 

Nate:...简直押上了命。这种大事还是得靠我俩亲自出手

 

Clint:绝对比上次去柬埔寨有趣多了

 

Nat: 柬埔寨,印象不错

 

Clint:记得妳为博取组织信任,高跟差半寸直接戳爆我的颈动脉吗?

 

Nat:嗯,所以说,有趣

 

 

33

忍住把整个衣柜往身上套的冲动,Banner穿好衬衣西裤外加白袍,将领口钮全扣上,才尴尬地抹着湿发走回实验室。队长在沙发上正襟而坐,不时张望被队中的智力担当称为糖果乐园的地方。

旁边的Bucky一直伸手想摸猫咪头顶,Tony气得炸毛,怒吼「喵~~~~~」,锋利爪子出销,挠他的手掌,双方动作快如闪电,四手只剩下残影,大战愈来愈白热化。

 

Banner无奈叹气,在雪白桌面按开蓝光键盘,拎起猫咪后颈把他扔上去。

Tony打得气喘呼呼,快速输入密码,先将小小猫掌拍在感应栏上纪录及验证,方便他需要时透过屏幕控制Jarvis。刚才与博士从几百米急跌吓得反应堆都要裂了,他得汲取教训,开放更多权限予Banner,以免同类事件再发生,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解释变身经过。

 

『今早准备开车去机场,傻大个不知从哪钻出来暴吼「抓住那黑猫!」于是我本着善良与乐于助神的好意,试图截住那只猫,但竟然被牠咬、了、一、口!我没其他选择,惟有用力扔走那畜生,他妈上车走人!才开到一半,就忽然变了这形态,你们不知我在地狱打滚多久才成功回来,天哪我能说一晚... 』

 

「我不怀疑你能说一晚。」
队长沈吟一会,对于Tony的乐于助人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基于Thor忽然下凡捉猫,而你被黑猫咬完便中了魔法,有理由相信牠就是Loki。」

三岁小孩也知道,宇宙规律第一条—所有莫名其妙、古灵精怪的恶作剧都跟鹿角巫师脱不了关系。

 

「那你们怎会飞到外面?还...衣衫不整。」

纯洁的Steve支支吾吾,颈项漫出淡红。

 

『快银趁博士洗澡时想要偷猫,唉~都怪我太可爱、魅力无限,英勇的博士为了救我,与他纠缠期间不小心跌出窗。幸好我及时变回人形穿上盔甲,但不到一会又变回猫了。变身的关键因素目前还不清楚,需要时间研究。』

Tony尾巴悠闲地晃来晃去,双掌啪跶啪跶打了一大串。

『Cap,绑架是大罪,作为长了两条腿的正义本人,绝不能轻易放过那卑鄙的偷猫贼。』

 

这「偷猫偷到跳楼」的故事听上去超级不靠谱,队长跟Bucky心有灵犀地将疑问视线转向博士,寻求真相。

面对直撃灵魂深处的拷问,博士哑口无言,一滴冷汗滑到下巴,嘴唇开合几次才挤出「嗯,我不追究他...」

 

Tony的尾巴摇得更欢乐了。

 

34

讨论结果是Tony跟Banner继续研究变身原因。

队长则负责派乌鸦找Thor带弟弟回来解除魔法。

 

「为免引起恐慌跟无谓猜测,我们暂时保守秘密。」其实是为免队友太幸灾乐祸,疯狂起哄要撸Tony猫、拍照留念好待日后嘲笑他,引发混乱。

唉,还得向神盾局申请乌鸦信差,一想到满房的黑羽毛就超级头痛。

「Bucky,走了。」

但Buck没有跟着他走,队长转过头去...

 

「喵~~~~~~~~~~!」

Tony一脚掌踢翻Bucky强行喂(灌)进牠嘴中的冰牛奶,牛奶照头淋了冬兵一身。

「........................」

 

两只以杀气腾腾的目光互瞪三秒,瞬即又开始互挠!

「喵吼!」Tony火力全开,撑起后脚猛跳,死死抱住金属手臂,用爪尖划下几道深刻直纹。

Bucky瞇起双眸,扳开爪子,意图抓住猫尾。

 

博士跟队长有默契地互望一眼,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两人走近,分开打得如火如荼的两只,各抓一只带离战场。

 

35

往公共层厨房的路上,Bucky摸着手臂上红星星的爪痕,若有所思,沉默不语。

 

队长心疼泛滥地说「别担心,我让Stark给你修好。」

 

「Steve...」

 

「是?」

 

猫好可爱,我想养猫。」

 

「???」可怜队长满脸心痛全换成问号。

 

36

奶猫体力尽耗,软成一滩肉躺在桌上动也不动。

博士思量片刻,走进料理台泡开猫奶粉,滴在手背试验温度合适,才注满塑料针管。

「你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奶猫饿着了很易死的。」

 

Tony都没力气跟他抬杠了,软绵绵的猫掌指向平时存储零食的地方,那儿肉干、薯片、方便面什么都有。

「不行,消化不良会死得更痛苦。」博士坚决摇头,将针管递近猫嘴。

Tony倔强地翻身,喉咙咕噜咕噜发出愠怒的嗓音,猫掌抱胸很投入在生闷气,表现出宁死不屈的气魄。

 

「别忘了你的实验精神。」博士俯身,挤出几滴奶在指腹,擦过猫咪嘴边,让牠尝尝味道。

Tony满不在乎地舐舔唇边的湿润。

反正他打死也不喝这种淡然无味的奶//水,想想他Tony Stark平时喝的可是琼浆玉液(虽然所有酒都被博士收缴了),就算是咖啡喝的也是最高级(总是在喝三合一速溶?那是应急用的)....无谓如何,他饿死也不喝!!...

 

「!?」

好香甜的味道。

 

37

博士神情复杂地看着猫咪态度二百七十度巨变,奋力立起娇小身子,用猫掌扒拉着针管,万分讨好地喵喵软叫,更将头蹭着他的手侧转来转去,就差尾巴没有卷上来。

他苦笑一下,抱起乖巧的Tony到沙发,将牠放在大腿上。牠自动自觉用两只小爪子抱着针管,咕嘟咕嘟地舐//吸,粉红色小舌//头积极地点啊点,双眼发光,好像第一次吃到人间美味般陶醉。

 

「之前也是为了留下来拼命撒娇,你真是为求目的,毫无羞耻之心啊。」

他早知道Stark无论是人是猫,也很擅长发挥天赋优势,这点莫名惹人厌却又效力惊人。

「Hey,慢点、别呛到。」

 

Tony一双奶茶棕色大眼睛分神瞧他几秒,喵喵几句回应,又再专心吮//奶。

 

『博士,请容我尝试翻译。相信Sir说的是:别用人的标准衡量猫,这样属于歧视。』

Jarvis的声音非常淡定,好像翻译猫语本来就是他基础功能之一,不值得大惊小怪。

 

Banner目定口呆,望向猫咪骄傲的脸,那小胡子一翘一翘的。

他稍微收敛惊讶的表情,「这是我第二次真心崇拜你的智慧。」

 

猫咪用力控制肌肉做出挑眉的动作,小脚掌舒服得摇来摇去。

「喵喵喵~」不需翻译也知道他在问那第一次呢。

 

「第一次是你去日本渡假回来,改装了全大厦的厕板冬天供暖,我永远铭感于心。」

 

『Sir很生气。』Jarvis说。

 

Tony激动得奶也不喝了,双掌扒抓着衬衣想撑起来教训他,博士笑得肩膀微动「看出来了。」

 

「第一次是近距离看到反应堆的时候。」

 

 

「................」猫咪的动作凝止几秒,又重新躺下去继续吃奶。

 

『Sir现在很高兴。』

 

「咪!」—Mute。

 

38

「你怎知撒娇对我一定奏效?」

 

『Sir说:因为你是毛茸茸控呀,Youtube上「动物宝宝十大最萌Moments」播放数127次很能说明事实了。还有你整天对着猫咪、狗狗视频做瑜伽,那沈迷的样子甚至有点变//态,J都有录下来。』

 

「J,請替我删除那些片段。」

 

『抱歉博士,您没有删除的权限。』

 

39

饮饱吃醉,Banner为Tony进行了巨细无遗的身体检查,但是每个项目也显示牠的体征与奶猫无异,没什么参考价值。

Tony也声称在变猫前没有异常感觉,研究陷入了死胡同。

 

不知不觉已近凌晨,两只筋疲力尽,猫咪眼帘半闭着打呼。

博士大手一挥将数据储存好、关掉所有屏幕,洗了个战斗浴,回来时Jarvis已体贴地将灯光调得昏暗。

「晚安。」他将猫咪抱进地板铺好的被窝,自己则掀开被子钻上沙发。

他们都同意今晚在实验室留宿,若有任何意外发生,至少有盔甲跟其他工具在。

 

半小时流逝,原本困极的博士躺在熟悉的沙发,反而睡不下了,他清醒地瞪着天花板,将今早至现在发生的事理顺一遍。

 

「喵?」Tony双掌在半空中啪啪啪打字,博士眼前浮现发光句子。

—『睡不着?(ㆆᴗㆆ)』

 

「嗯。别管我,你快睡吧。」

 

—『能跟你聊聊Peter吗?』

 

「好,我都不知道他叫Peter。」

博士将双臂垫在后脑。

 

—『Brucie~别那么小器Σ(;゚д゚)你知道我一向信任你。好吧,只是...上次奥创那事,大家毫不犹豫将责任归在我的头上,明明没人怪你,但J跟我说,你还是每晚失眠,拎着行李袋发呆,这样令我担心。』

Tony有点焦虑的将自己卷成一团。

 

—『你得承认,你处理人际关系超Sucks。Peter很有潜质,但只有14还15岁,队长肯定会反对他现在加入Avengers。到时你站错边又得再承受一次Cap跟其他人的审判眼光,你知道他对事不对人…但我宁愿你不知情。』

 

「所以现在又是『大家都喜欢Bruce,大家都不怕Hulk』的心理辅导时间?你愈来愈像推销员了。」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我没有『站错边』,你不用为我的每个抉择买单。况且,我不是毫无条件地相信你的,下决定前有经过深思熟虑。如果这些决定受到质疑,那我便坚持和争辩,顺便阻止你出言不逊跟乱发脾气......还顺便拦下你发疯以免场面更僵。可能我们会吵架,但我们也会和好,因为我很喜欢他们,他们也喜欢我,就只是这样,没有心理压力。你那套广告辞,我还是有听进去一点的。」

 

—『......说得真好,不愧是最聪明的博士(*´∀`)~♥记得,在所有喜欢你的人当中,我最喜欢你。』

 

「谢谢。」

博士温暖微笑,一句谢谢包含了很多。

「别再让J监察我的睡眠质素了,你总会不自觉过度紧张。」

 

—『永不会过度,我的博士。』

 

「晚安,猫咪。」

 

40

Peter Parker—14岁零9个月,正面临除了被变异蜘蛛咬之外,人生第二个大危机。

 

他揉揉眼睛,再捏捏脸颊,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看到Stark先生回来了,睡在实验室沙发上…不、这不稀奇。

 

但是…

 

他竟然看到Stark先生回来了、睡在实验室沙发上,双臂紧搂着Banner博士,被子滑落一半露出了光//裸的背部,还戴着疑似猫耳的头饰。

 

What!!!!!!!????

他都不敢想象被子下的光景。

就在他以为「死人复生」已经冲破逻辑界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真是太年轻了。

 

Peter不知所措,嘴中狂念着怎么办怎么办,黏在玻璃幕墙的四肢尴尬得微颤,化成一只僵硬的青蛙。他恨自己太心急、天蒙亮就扑过来,不然就不用面对这种捣破老板(?)极秘情史的难堪场面了。天哪他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吗?但刚才碰上玻璃时智能管家已打过招呼了,试着挥挥手轻松地说「嗨,Stark先生,我只是路过,什么都没看到,Have a nice day」?这样太刻意了、不可能蒙混过关吧……

 

『Sir,博士,早安。Parker先生已趴在外墙上等待两位10分钟了,请問是否让他进来?』

 

Banner伸手揉眼睛,睡眼惺忪地说「早安…Parker?哦,让他进来吧。」
好热、为什么他一醒来便呼吸困难,肩膀酸痛,似被大石压着般不堪负荷…被子有这样重吗?他半梦半醒地推开簇拥着自己的被子…

 

「哇啊….!」熟睡中的Stark被他猛力一推,整个人骨碌碌从狭窄的沙发摔落,吓得猫耳跟尾巴竖得高高的,试图抓住些什么却没法阻止跌势,滚了好几圈才四肢大张、趴在冰冷的地板上。

 

「哇啊!!!!!!」
Peter却叫得比他更大声。
他原本小心翼翼踮起脚尖进来,专心盯着地板,确保不会看到任何不该看的东西,他的内心正经历翻江倒海的煎熬,不知该何时抬头。谁料Stark先生竟然凭空掉落,无端像颗球一样滚到自己面前,不//着一//缕的裸//体四方八面包围强制性占据了他来不及闭上的视线!!!!

 

他不用想象被子下的光景了,他全看到了。

 

Peter Parker,这辈子只看过两位男性裸//体,小时候看过爸爸、Uncle Ben的,现在还得加上Tony Stark.

 

仔细想想,说不定冥冥中,命运正揭示着某种感人的承继意义呢(并没有)。

 

41

Peter Parker持续石化中,耳边掠过细思极恐的谈话内容:

 

「你又变回…」

 

「对,你看到了,Peter也看到了。你知道这对小孩子心理影响有多大吗?如果他梦想操//练得像我一样完美,却发现做不到,这种年纪的青少年很可能会面临自我价值否定…」

 

「Cut the crap.你怎么睡上来了?」

 

「因为地板冷得像冰,有你这样当主人的吗?自己撸高兴了就不管猫的死活了?我随时告你虐畜。」

 

「我没把你放在地板。你可以叫J调较室温。」

 

「不可理喻。身为顶尖生物学家,你不知道你怀中对猫才是最适温吗。」

 

为什么…Stark先生一直以猫自称,好像还听到他叫博士主人...!?

不!!不要再将这脑洞延伸下去了,他只是个洁身自爱、纯真向上的青少年呀,不想知道成人世界的各种重口味玩法。

 

庆幸他现在戴着头罩,没人看见他从头到脚都像煮熟的虾子一样通红。

 

「Hey,小子,Aunt May对你的礼仪该多失望,进来了还戴头罩耍帅?」

 

很好,他的头罩被扯下来了。

 

眼前的Stark先生撑着腰,已穿好连帽卫衣及运动裤,但他的猫咪头饰还没脱下来,耳尖顶得帽子微微隆起了两个角…

呜哇,难道这是什么一整天不能除下的惩罚规条吗…Stop! Peter, Just Stop!

 

「醒醒,热昏头了?」

Tony打两个响指让Peter回过神来。为什么这小子脸红得像中暑?现在明明是初冬时份。

 

「对不起…我只是、Banner博士还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所以才戴着…」

 

「早安,Stark跟我提过你了,介意我叫你Peter吗?」

博士刚梳洗完毕,笑容和煦,向顶着一头凌乱棕发的帅气小伙子打招呼。

 

「没问题!绝对可以,博士。」

 

「哦,那你们现在认识了,你可以像信任我一样信任Banner,我对他从不会有任何隐瞒。对吗?我的博士。」
Tony对Banner抛个媚眼,博士无奈地耸耸肩。

 

Peter突然觉得室内光好晒,快要被闪瞎了。

 

Stark先生边打呵欠边走进浴室,但他藏在裤子里、屁//股隆起的一圈尾巴(?)实在太惹人注目了。Peter偷瞄一眼,感觉脸的温度又上升了好几度。

 

「Peter」博士温柔地递上一杯水, 盯着他火炙般的脸庞良久,担心地问「唉…你都看到了吧?」

 

「对、对不起、看到了…」

诶…他真的是不小心才看到Stark先生没穿衣服的样子啊,没想故意偷看。博士这样问是要惩罚(?)我吗,我不想戴猫咪耳朵呜呜,有狗狗的吗?这样出任务会被嘲笑的啊啊啊…我怎么向Aunt may解释呀呀…

 

 

「等等,我有强效洗眼液。」

 

「!?」

 

42

「解释一下,为什么宝贝小Pete在洗眼?」

 

「因为看到不洁的东西了。实验室最新安全规章—为每位与Stark对望超过三分钟的来宾提供强效洗眼液。」

 

「你们为了清晰欣赏我的美貌,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但我也能勉强理解啦,有时我对自己也欲罢不能。」

 

「请保持这种高度谦虚,Stark,毕竟那是你惟一的美好人格特質。」

 

莫名其妙在洗眼的Peter,感觉洗眼液淌过脸颊就像酸苦的泪珠,为什么感觉自己吸光性更强了呀。

 

「我来是想告诉博士,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那只猫的主人,很抱歉…还带了液匣跟蛛液,想请问Stark先生的改良意见,现在的蛛丝太快氧化溶解了,虽然够强韧但不够持久度。」

 

「别担心,我替那猫找到主人了。」博士微笑,接过两个液匣,把其中一个扔给Stark。
小傢伙还带了一大樽蛛液?他是如何将这些藏在战服里的?

 

Tony难得严肃得敲敲桌面,「Boy,很高兴你终于问到这个,持.久.度至关重要。」

 

他俯身半伏在桌子上,故意语调暧昧地问道,「博士,不如我们花时间陪小朋友玩玩,教他如何增强持.久.度?你怎么看?」

 

Peter再度石化兼迸现裂痕。


心中无声吶喊:
不是我的持久度,是蛛液的持久度!!!
Stark先生,你要再这样说话,我的脑洞要Hold不住了!!!!

 

「Peter,你要耳塞吗?」

 

43

原本唇枪舌剑、互不相让的两位,只要认真投入研究就变了样子,出奇地安静。
他们将蛛液的分析数据跟液匣模型投映在大屏幕上,二人的双手快速调较数据,运算出一大串眼花缭乱的化学公式。他俩交流很少,但默契超高,话头有时还无缝函接着对方的说到一半的句子,彷佛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够理解彼此的想法。

 

蓝色光影洒落他们身上,像会发光一样。

Peter望着两位伟大的科学家,眼中载满了灿烂小星星。

 

等等、他想到了很重要的事...「博士,如果我有生物学的家课问题,可以在您有空时请教您吗?」

 

「太卑鄙了,Peter Parker,竟敢打扰已故科学家的清静,来当你的补习老师,那些每天仰着博士遗容努力的同学会怎想?」

Stark说。

 

「活人还在这呢。」博士说。

 

「嗯....我知道了。」小蜘蛛有点内疚地说。

 

又过了好久,他盘起双腿,咬着叉子搖來晃去,看着机械臂送来、吃到一半的丰盛早餐,忽然觉得自己留在这好像帮不上什么忙…

 

忙得不可开交的Stark瞧他一眼,「Peter,别发呆,你还没报告这星期完成了什么任务。」

 

Peter漾出大大的露齿笑容,「Yes,sir!」

 

44

他一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从星期一带老太太去中央公园说起;星期二快递先生遇上轻微电单车意外、他帮忙把急件都送了;星期三超惊险,幼儿园车司机因为打盹控不住轪,几乎撞上行人路幸好给他千钧一发间拦住;星期四成功抓到贩卖非法枪枝的头目,交给警局还被称赞了。

 

「星期五早上我帮吉蒂小姐捉住溜到对街的金毛寻回犬,发现他每天跑出去其实是为了见好朋友松鼠狗希登。。。周末我就、糟了!。。。」

Peter才發現時候不早了,一再看手表确认时间。

 

「怎么了? 希登在周末移情别恋邻家的米妮老鼠了?」Stark喝口咖啡,专注地盯着屏幕。

 

「我中午还有课!要迟到了!」小蜘蛛一跃而起,翻身就想冲出窗口,「对不起,我先走了!」

 

「Peter,你没有液匣和蛛丝。」博士提醒。
这里七十几楼高,年轻人还真敢直接跳出去。

 

Peter剎停脚步,很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看着被拆解成零件的液匣、被机器搅拌着的蛛液,知道自己没法在短时间内取回装备了。

「但是。。。我没带后备的,有可能先还我一些吗?」

 

「我试试…」博士拎起液匣的零件苦思。

 

Stark闻言微笑走近,握着Peter的肩膀,非常缓慢、非常清楚地说,「不行。」

 

「让我跟博士尽心尽力替你改良装备,但却没带后备的,是谁的疏忽?」

 

「我…我的。」

Stark先生的脸色好阴森。
Peter愧疚低头,望着脚尖委屈地噘起嘴。

 

「脱下战衣,穿上那套,乘电梯走。」

 

Peter看着不知何时挂起来的Hello Kitty上衣、粉色花花长裤跟鲜紫色皮外套,体会到何谓万念俱灰。

 

45

「如果看到Sam,你要说什么?」

 

Peter兴奋难耐:「哇!我超崇拜您的, Wilson先生的金属翅膀闪闪发光,像米迦勒大天使一样超级威风,你没有任务时也会带着红鹰吗?我能有幸看看它的真面目吗?」

 

「不,别提米迦勒,你要说『午安,我是Stark internship的实习生,很感激你对拯救地球的供献,有缘再见』。」

 

「看到Rhodey,你要说什么?」

 

Peter欣喜若狂:「Wow! ~~Rhodes先生,我是这里的实习生,我超崇拜您的!可以透露一下您的集束炮火力有多强吗?虽然红金色盔甲很酷,但银色也是经典对吧?」

 

「不对,红金色最经典,你要说『午安,我是Stark internship的实习生,很感激你对拯救地球的供献,有缘再见』。」

 

「看到队长你要说什么?」

 

Peter深吸口气,无精打彩闷声说「......午安,我是Stark internship的实习生,很感激你对拯救地球的供献。」

 

「你只要高举双手大叫『美国万岁!』就行了,他到现在还坚信年轻人该照三餐这样做,他会赞赏你的。」

 

「。。。真的?」

 

「假的。看到队长给我头也不回、绕道速逃,别让他看到你的衣角,最好不要呼吸,他能听到这个。如果给他发现,我们便完蛋了。」

 

「。。。如果他离远看到我了?」

 

「死也不要说认识我,说你自己闯进来迷路了,然后开始蒙着脸哭狂哭到不能说话,让他送你出去。」

 

46

结果,Peter在大堂中遇上了Black Widow.

 

他正奔向大门,Romanoff小姐恰巧走进来,穿着劲帅的黑色皮衣跟贴身牛仔裤,四寸高跟鞋敲地有声,既优雅又充满力量。

 

强行抑压下波涛汹涌的小迷弟尖叫,他兴奋地咬着下唇、握紧拳头,封住一大段「Romanoff小姐,我是您的超级粉丝!!您真人跟电视上一样漂亮,不、更漂亮了。您真的会五国语言吗?您的徒手搏撃技术好厉害,我整天在家中练习,但总会摔下来,不用担心我都没有摔伤呢...」下省略五百字。

 

他好想问她拿签名。但想深一层,身穿少女系衣服也许不致令他成为变态,但妄然冲上去要签名肯定会。他不想尝试被长腿绞杀的滋味。

Peter只好怀着可惜的心情低头猛冲,与女神擦身而过。

 

在Jarvis的安排下,他毫无阻碍通过了安检闸门,将要跑出去之际...

 

「请等一等。」

 

是、是Romanoff小姐的声音!!

Peter不敢耽搁哪怕一秒,转头快得扭伤脖子,立即往回跑「是的?」

 

「先生,这是你的手机?」

Romanoff小姐确实拿着自己的手机。

天哪!他太胡涂了,究竟是何时丢失的?

 

「是的、不好意思,谢谢您。」

他满脸通红,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接过手机。

「我是Stark internship的实习生,很高兴见到您。」

 

「哦,实习加油。」

 

哇啊...Romanoff小姐在笑,偶像在对我笑,天呀我圆满了。

Peter陷入陶醉恍惚的波浪,直到偶像离开后,仍久久不能回神。

 

47

「博士,你怎么看?」

 

「是个心态很好的年轻人,热血沸腾,有无限可能性,值得好好栽培。
但我也明白Cap会有的顾虑,Peter太年轻了,试想像他对付那些外星敌人,太莽撞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即使只是每天在街上跳来跳去、除暴安良,我也怕麻烦会找上他。」

 

「让我来延伸一下,即是你也认同团队需要新血来拉低70岁的平均年龄?我不明白那两根老冰棍为什么不趁世界和平,主动走进博物馆的玻璃柜开放展览。」

 

「Tony, 别漫天胡扯。」

 

Tony摊开双手,「对,最大问题在于Peter的安全,而我,仁慈.聪明.慷慨的Tony Stark决定承担起这份责任,我得...」

 

「改良他的战衣,加强防御,还有加入...某种家长监察系统?」

刚才Tony留下Peter的战衣原来早有预谋。

 

「Shit~!博士,你别再偷看我的思想了,我们的同步率已经达到恐布的地步了,你看我的鸡皮疙瘩全出来了!」


Tony不断搓着发寒的手臂,却是笑容满脸,耳尖愉快微旋,
「你有兴趣再当一次『家长』吗?保证这次的小孩不会搞个全球大屠//杀。」

 

 

48

「Training Wheels Protocol.这系统名称一点都不酷炫,我们得改个威吓四方的名字。」

Tony用笔杆戳博士的肩膀,但他只是折迭眼镜,专注地改良公式。

 

「Jarvis,你有什么建议?」

 

『Sir, 请恕我直言,以我的「经验」之谈,智能系统能够获得它的主人亲自命名,更具深层意义。』

 

「你有哪次直言需要用到我的宽恕了?我一方面因为你预测我的命名很没意思而生气,一方面想到我俩出生入死的牵绊又有点感动,天啊真复杂。」

 

「那就证明你足够聪明,创造了能配合你精神分裂的智能管家。」

博士戴起眼镜,双手快速撃打在屏幕上。

 

「...说真的,你別再讚我聰明了。看到了吗?我身体某部位经常对你起立敬礼,这样可能有碍健康。」

 

「.........................」

 

「是鸡皮疙瘩。」

 

49

当晚,麻烦便找上Peter了。

 

他与Ned刚看完电影,正路经公园回家,昏暗中忽然跃出两个黑衣人!


「啊啊啊啊!~~~~!」
其中一个把拼命尖叫的Ned用绳子缚住,拖向旁边的大树。

 

「Ned!!!!」

另一个看身形判别是女人的坏蛋,在他扑过去救人时抛出四个圆环,黑色细环似被引力牵引,瞬即死死扣在他的双手、双脚腕上。

 

「呃!?」

Peter发现自己无法动弹,脚扣通了电,让他麻得浑身发软、虚弱地跪下来。


「Peter!你没事吧??」
男人将Ned紧绑在树干上,一把锋利的小刀抵上喉咙,Ned吓得脸色青白、汗如雨下,担心地叫嚷。

 

「你们可以把所有财物拿走,不要伤害我的朋友。」

Peter瞪着两个手脚异常敏捷的恶人,忿忿地说。
可恶,如果他的装备不是留在復仇者大廈,Ned又被捉住,他绝不会轻易屈服的....

 

女黑衣人单手撑腰,仰起下巴冷酷地说,

「誠實回答接下來的問題,才能保住你朋友的命。
来自皇后区的Peter Parker…或者你更喜欢被称呼Spider-Man?」

 

 

p.s直撃灵魂深处的拷问---这篇文到底能有多长?

明明只是一篇轻松弱智的小文呀,一章還爆八千七百字超不人道(太囉嗦)
雖然已經構思好個故事了,但離End好像還有點遠,哈哈。

无论如何,希望看得高兴哦~!!!
大家都猜到黑衣人是谁跟谁吗?(也太易估)

 

双节假期快乐!~(然而HK只放两天假,哭)

評論來聊聊天嗎~

 

 
评论(30)
热度(50)
  1. DK猫Arstry/慈 转载了此文字
© Arstry/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