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try/慈

最後的歌 還想聽到什麼

Weibo:阿慈遲_Arstry

[科学组無差+小蜘蛛] Cat Tony (二)

科学组点文(2)

MCU科学组(无差)+蜘蛛俠+复仇者大家庭

私設:時間在復聯2後,內戰沒發生,jarvis仍存在。

之前篇章:(1)

AO3連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

实验室日志
11月31日 晴 6℃ 13:32

鸡飞狗跳.抓猫( •́ _ •̀)  ( •́ _ •̀) ( •́ _ •̀)

End

博士按时纪录实验室日志,这就是他努力了整个上午的丰硕成果,简单残暴。

至于那些古怪的表情是Stark死活要加入系统的,身为严肃、专业、有坚持的科学家Banner当然从不选用。
(为此他们还有过一段无聊对话,最初看到屏幕下方有一大堆不明符号时,他疑惑地问「这是什么?」 Tony头也不回盯着试管说「是你没有的东西,幽默。」)

经过今早无敌混乱及翻箱倒柜的抓猫记,Banner忽然发现,没什么比「欲哭无泪」的表情更能诠释他内心如山河暴发的情感,于是毫不犹豫地狂按到字符极限,在Jarvis关心的语气下再删剩三个。

「喵!」

他转头,看到蜷坐在实验桌上的豹猫用毛茸茸小掌,第三次打翻用猫奶粉泡开的温奶。
「Hey,乖点。」

猫咪很不满意地咧起尖齿嘶嘶细叫,尾巴一挥将他最爱的马克杯扫跌地上「Bling」一声碎裂。

 

盯着地上四散的碎片及咖啡渍,博士深吸一口气直达腹腔,再缓缓吐出来。

转身万分镇静地在日志加上一个 :(╬☉д⊙)

不,Stark,我还是没感觉到幽默。

7
时间追溯回三小时前。

当他与蜘蛛侠冲进实验室,猫咪已经窜上了Mark Armor的胸甲内侧。
这副还没喷色的银盔甲竖立在实验室中央有段日子了,他与Stark花了一星期不眠不休才研发出当中的药剂输送系统,让Jarvis可隨時为主人注射药物,例如止痛药、麻醉药及肾上腺素。

Banner原本对这主意很抵触,毕竟身体发出疼痛警告就是要制止有可能的鲁莽举动,他不希望自己的设计让Stark无所顾忌、舍身成仁地战斗到弥留一刻(这听上去绝对是他会做的事),但考虑到系统的功效与必要性,理智思维最终还是压倒了感情因數,让他困难地点了头。

如今,猫咪的小爪子就悬在他接拼得心力交瘁的输液管上。

牠正以一只奶猫能够挤出来最凶狠的目光盯着他们,爪子轻挠幼细透明的管子,焦急地喵喵叫,好像有谁听得懂猫语似的。

博士僵在原地不敢妄动—这盔甲已成了Stark头号挚爱,他曾发誓会穿着睡觉—如果弄坏了,自己肯定会直坠无间断烦音贯脑的地狱生活。
他的脑袋急速运转,目光最后定格在Stark最常用的马克杯上。

他轻唤蜘蛛侠,让少年看清楚他一手搁在杯上,另手摸拟射蛛丝的姿势。
聪明的少年立即会意点头。

「Bling!」
杯子被推跌、应声而碎,听觉尤其敏感的奶猫果然吓得拱起后背,被分散了注意力!
蜘蛛侠趁机射出蛛丝,准确包覆两只猫掌、顺带将牠牵扯过来!

 

「哇!」谁料猫咪战斗力高强,撑起后腿狂蹬他的脸,少年吃惊地踉跄几步,后腰猛然撞上桌角,霎时痛得弯身。
猫咪快速用牙齿松绑,又蹦到另一方向,博士尝试抓捕,却不小心推倒了一整列实验样本。

「咻!咻!咻!」接连发射的白色蛛丝黏在各个角落,却射不中目标。

玲珑小巧的猫钻来钻去,以各种装置设备作掩护,跳上窜下,竟与他们缠斗了十多分钟之久。


幸好这奶猫虽灵活睿智,却碍于年龄幼小、体力不足,很快便气喘呼呼地减缓了速度。
两位「獵人」交换眼神,从左右两方夹撃,几近得逞之际(蜘蛛侠发誓真的摸到了猫背两.秒),有勇有谋的猫咪一下子闪进实验桌最底层的抽屉,顽固地待在最里边。

那张是Stark的专属桌子(拜托看看那杂乱如垃圾山的桌面就知道),博士蹲身,瞇起单眼望进宽阔的抽屉深处,却没看见小动物的踪影?
他想拉开空荡荡的抽屉,发现滚轮卡死了,「Jarvis,怎么回事?这抽屉只能开一半。」

「不好意思,那是Sir的设计,目前还没接收到博士有开启的权限。」

 

Banner心情非常复杂。


这就很尴尬了。
他的手构不进那么狭窄的地方,而J绝不会将抽屉敞出来。

后方射来一道白光,蜘蛛侠打开手电筒,与他一起弯身窥视暗格,「诶诶~我看到牠了,好像躲在一堆玻璃瓶后面,让我试试...」
少年谨慎地将纤瘦的手探进去,频频发射蛛丝。

还在想要不打电话问一下Stark较好,身为行动派的少年已经拉出了一个又一个玻璃瓶—正确来说是酒瓶—天价的波本、威士忌、葡萄酒排着队滚出来。

每拉出一瓶,博士的脸色就愈绿
他没忘记上月是谁答应不再酗酒逃避现实,还煞有其事锁起酒柜,将锁匙爽快交给他保管。



「喵喵。。。」

最終,筋疲力尽的猫咪被黏了出来,被捕获时好像还有点内疚地偷瞄博士一眼,叫得特别凄凉。

为免重蹈覆彻,蜘蛛侠将牠锋利的爪子都包了个严实,准备抱走。

「Dr.Banner,那我先...」

 

「喵!喵喵!」
豹猫又在挣扎,这次牠的嗓子非常尖细,比之前高了好几阶,让人听着都要替牠喉咙痛,还激动地扑出半个软躯、两爪抵在博士身上,张嘴咬住T-Shirt下摆。

「Hey,hey,没事的,我带你去找主人啦...」
少年温柔地托起牠的下巴轻揉,试图让牠松嘴,但猫儿把布料当成救命索般紧咬不放,强行拉开只会让害牠受伤。

二人无奈地看着这宁死不屈的架势,无计可施。
「博士,牠好像比较喜欢你耶...」

腹部被抱紧的小猫几次快要失去平衡,身躯抖如糠筛,拱成桥状,猫嘴都酸软得合不拢了,仍然死死扒在自己身上,唾液滴滴哒哒濡湿了衣服。

虽然不知道牠为何执着于自己,但这模样太可怜了,博士内心不禁动摇。
于是他伸手轻抚猫嘴,「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别这样。」

奶猫立即松开了T-Shirt,转而舐上他的手掌,粉红色小舌头一下一下、蜻蜓点水,带来痒痒的湿润感。
牠奋力啃着掌肉,却没有出动利齿,喉咙间发出咪呜咪呜的软哝,一双琉璃大眼从下向上凝望着博士,仿佛流转着千言万语。

「哇喔。」
刚才俨如生化武器般恐佈的猫,现在竟然一百八十度转变成一团软绵绵、弱小又无助的毛线球,蜘蛛侠被萌得心肝化成奶油。

目测才几星期大的猫正疯狂撒娇,施展浑身解数。
盈盈眼眸中闪砾着泪光,十万吨委屈似乎下秒便会淌出来。

「咪呜...」


Banner忍不住抚摸牠的额头,那漂亮的皮毛犹如上等丝绒般顺滑,令人爱不释手。

小猫立竿见影、非常享受地瞇起双眼,抖动猫须,勾起嘴角好似在甜甜笑。

 

『不答应、不屈服、不盲从』
他在心中提醒自己。




「喵..」
猫再接再励,乖巧地将下巴搁在博士的掌心,转动着头颅埋得更深。

噢对了,那双鬱郁的蜜糖色大眼自始至终都没移开视线,纤长得可恶的睫毛還在眨巴眨巴。

 

『不答应、不屈服、不......』

「喵呜~」叫得人心都碎了。




「好吧先把牠留下来。」

屈服了。
屈服于莫名其妙涌现,快把他淹死的罪恶感。
Banner将猫咪轻柔地抱过来,搂在怀中轻拍,而猫咪松口气似的摊软在手臂上。

「OK!!!」

少年零点零一秒答应,拍拍胸膛,吁一口气。

他的眼睛好痛哦,好像迷糊间看了齣情侣被迫生离死别的年度虐心戏,
自己的角色还是超级大反派。

「我让Jarvis扫一下有没宠物芯片,在網上数据库搜文件。
麻烦你替牠拍张照片去街头打听一下,我们分头行事,保持联络。」

8
「咔嚓!」

「Pre~~~~fect!猫咪,仰卧的姿势再来一张!」

「咔嚓!」


「这猫简直是天生模特儿,超会摆造型的,正面趴伏来一张,这个光漂~~亮!」

「咔嚓!」

「博士您能把猫咪拎高点,放在脸旁吗?」

「......这样?」


「等等、别动!」

蜘蛛侠极其兴奋在手机上点点按按,急步奔来,将蛛丝射上天花板,身体缓缓倒吊下来。
他的脸庞贴在猫咪跟博士旁边,大叫「Say cheese!」

「咔嚓!」正对三只的手机屏幕闪一下。

「!?」

少年立即收起手机,好像怕被抓到一样,敏捷地踩着桌面、翻身跃过一片狼藉,头也不回极速跳出窗外。

「谢谢您!博士,我会好好珍惜这张合照的!」


离远还能听到少年得逞的哇哈哈哈哈哈响亮笑声,自由回荡在大厦外。


留下Banner抱着一只来历不明的猫,站在布满蛛丝、仿若被洗劫过的实验室,久久不能回神...

 

嘿,少年,我还没给你联络方式呢。

 

他很怀疑现在大喊一句「我还没给你签名呢。」
这小子会不会飞速回来。

9

回想起来,他(暂时)留下猫咪其实有个更简单的原因。
Hulk很喜欢小动物,是个深藏不露的毛茸茸控。

 

在艰苦的逃亡岁月里,他发现Hulk能毫不在乎地砸烂所有建筑物、车辆、大桥甚至是攻撃他的军队,惟独对小动物下不了手。

每次被激发变身,Hulk总要将怒火发泄怠尽才肯交出控制权,变回瘦小且衣不敝体的Bruce Banner。但若然大家伙巧遇小动物,情况就截然不同了,他会很快平静下来、消化掉不悦情绪,就像沾上海水的鹽,慢慢鬆懈戒備,返回脑袋深处。
每当Banner苏醒过来,发现失去意识的时间变短了,都会猜测当中少不了可爱动物的功劳。

有段时间Hulk常往一个野狗地盘跑,以至Banner已经习惯被十几只流狼狗包围、舐醒过来,并不算什么新鲜事。
他最后更敌不过心软,破例收养了一只紧跟不放的狼狗,但这忠心的宠物在他被追捕时不幸被枪杀了,而这队兵的下场有多惨就不需赘述了。

 

总而言之,他想说的是,神盾局从没发现一只猫或狗,已足够胜任安抚Hulk的绝密武器(向他发射狗狗炮弹什么的)。

至于他为什么从没在战略会议提出,还得麻烦Nat继续向Hulk唱安眠曲(她愈来愈熟练了,Hulk也很喜欢她,结果意料之外的美满),是因为一开始他没太大发言权(而且感觉太羞耻了),后来复仇者们变得熟稔,能夠互相交托背部那種,他也曾辗转思量、想说出秘密,却不得不痛心地正视一个事实
—没人能够对前俄罗斯女特工说出「一只狗比妳好使」这句话,没有人。

单纯在脑中摸拟这血腥场面都会令身经百战的他浑身发寒。

没错,他曾经想寻死,不代表他想过得生不如死。

 

10

那么重点来了,博士究竟是不是毛茸茸控呢?


11

在猫咪打碎马克杯后,博士的脸色一沉,发现事情不简单。

 

——这只猫报复心奇重。

绝对是在报复他刚才打碎了杯子,吓得牠弹起的事。

而且牠还懂得叼住他的手表解锁保安系统;跑进盔甲以挠坏输送管作威胁;钻入连他都不知道的抽屉暗格,一连串举动难道只为了留在实验室?

 

没有植入芯片,在网上也查不到任何纪录,实在太离奇了。

「你难道是....Stark...」

猫咪的尖耳竖起,激动地立高身子,挥动双掌,眼晴闪闪发光。
「喵!!」


「...派来监视盔甲进度的机械猫?」

博士被自己的假设吓得倒抽一口气。
如果是真的,Stark这工头真是太凉薄了,他要考虑回去流浪。

 

12

队长晨跑时途经菜市场,顺便买了丰富的食材(兼毫无自觉地向女档主放送温暖微笑,泄漏超载的荷尔蒙),大显身手为大家烹调了一顿美味的午餐。
Jarvis如是说。

 

「我很快回来。」博士急忙用小毛毯裹住豹猫,限制牠不要乱跑,却换来愤怒咆叫与五道爪痕。
Banner皱眉,苦恼地低喃「你怎么老是在生气?」

现在这只与刚才凄苦无依,再不摸摸牠就会立即死掉的小可怜,完全不是同一只吧。


结果猫更生气了,仰头咆哮「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翻译过来大概是「这世界上就你没资格这样说!」

可惜Banner拥有很多学位,就是没有猫语证书。

13

丰盛美味的午餐是汉堡包与薯条。

大家不其然有点失望,好吧这些对老冰棍来说也算特级美食了,而且心意在上,口腹之欲算什么?

没有Stark那张毒舌在,众人压抑吐槽,很赏面子地(装作)吃得津津有味,Sam却不知好歹地开玩笑「这进步空间大得我能在里面放红鹰,建议Cap去我家楼下快餐店偷师」,吃得正高兴的Bucky将金属臂「呯」一声用力搁上桌子,犀利眼神瞪到Sam后脑穿洞,怀疑人生。

 

见证这一幕的Banner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道谢后便急忙捧着午餐回去,担心奶猫又乱蹦哒。

事实证明担心得有道理,他甫进门便被豹猫扇了一掌,咬走蕃茄酱,撕开包装,跳上博士的实验桌开始涂涂画画。

 

『I...』牠悉心地用肉垫涂出英文字母,雪白的桌面上绽开一个个艳红的小掌印。

 

『am...』


「喵吼!!!!!!!!」
然而,连「m」字的头几笔都没画完,牠的后颈便被一只大手拎高,只能绝望地嘶叫狂扭,四掌啪哒啪哒在T-Shirt印上了无数个酸甜黏腻的爪痕。
博士的脸凑近,牠立即不甘示弱地咧出牙肉、摆出狰狞的样子。

没料到近在咫尺的脸比牠更恐布。

「够了。」


哇喔。
适时务者为俊杰,豹猫很耸地停下了所有反抗,四肢放松下垂,试图卷起脏脏的小掌,乖巧柔软地「咪」一声。

14

这次卖乖没用。

猫咪的毛发沾上酱汁,纠结成团,又黏又脏兮兮,超越了博士的忍受极限,决定带牠去洗澡。

 

眼前飘满白雾,毛发都被湿气弄得湿漉漉的地贴服。

牠皱起鼻子嗅嗅,认出沐浴露的芳香味儿。身后人把自己揽起来,另手伸入浴缸中试水温,觉得温度可以了才抽手,低头微笑「我们洗澡啰。」

猫咪呆看他那灿烂得像在哄小孩子的笑脸,超想在其上挠十道深深的爪痕。

 
猫通常很怕水,Banner先抓起猫掌,给牠探路似的轻点水面「怕不怕?」

「喵!」猫咪扭开脸,钻在锁骨上磨蹭,刮出窃窃卒卒的声音,双掌推拱着他往门的方向走。
Banner不确定那比较接近「放过我」还是「放开老子」的意思。

 

「没得商量。」

Banner摇头,提起牠腋下,将两只掌心抵在湿滑的浴缸边沿。

「喵…」猫咪从喉间逸出微微叫喊,平静地看向潾潾发光的水面,似乎放弃了逃跑的心,一脸任其摆布的生无可恋。

「来吧。」博士说。

下一秒,牠的小小身躯一轻、蓦地凌空,脚尖離蒸气腾腾的水平面愈来愈近,眼见自己即将被抛入这深遂的「池塘」中……蠕动的水光陡然化成张牙舞爪的巨浪...

在脚掌碰到温水的剎那,猫咪忽然被前所未有的惊慌攫获,害怕的情绪灌满心脏,什么也顾不得,只能跟着本能怒吼尖叫「喵!~~~喵!!」

「喵吼!!~~」一声比一声尖锐的叫喊划破浴室的宁静。

牠的脑袋一片空白,癫狂扭动,爪子从柔软掌肉中不自觉撑出来,抓来抓去,完全失掉理智。

 

Banner吓一大跳,把突然陷入疯狂的牠搂紧。

「嘘,不会把你丢下去的!」

猫咪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去,继续歇斯底里地乱抓,手脚撑直,背脊曲起,毛发竖得乱糟糟。


「喵呜…喵!」左掌用力一扒,抓上博士的手背。

Banner吃痛哼一声仍没松手,牢牢箝制,免得牠更激动。

 

眼见Banner的手被自己抓出几道血痕,猫咪立时呆滞,停下所有动作。

「喵喵…」牠把罪魁祸「手」揣在怀中交迭,踮高脚尖、脸靠过去想看清伤口。

Banner安抚地笑,按在牠湿淋淋的毛发上,从圆滚滚的头拉向背脊。

「我没事。」

 

「嘿,你怕洗澡吗?」Banner把他揪高,直视双眼问道。

猫咪被揪得直立起来,双腿乏力地扒啊扒,尴尬的眼神闪烁不定。

 

「那我陪你一起洗。」

Banner沈思一会,拨好猫乱翘的几撮毛发,捧起牠的脸说。

反正他全身衣物已被糟蹋得无可再脏了,一起洗还更省事。

说罢把牠放到磁砖地上,逐件脱下衣服。

 

「喵!!?」
猫咪眼珠瞪至極限,在地上转来转去,拼命绕圈子以挥发纷乱的情绪。

牠愈想愈不对劲,最終把心一横,试图撞门逃走,却「轰!」一声反弹地上。

门被锁得死死的。

 

15

赤///裸的男人先跨一只脚进浴缸,再另一只。双手搂抱着牠,非常非常缓慢地坐下来,每次只向下压一点点,让水平面逐渐覆盖肌肤,维持一定节奏。

还在牠尖耳边细哄「看,我也不怕,很暖的…」

猫咪仰高脸,紧闭眼帘,僵直得像只猫殭尸,唇瓣开合发出哀怨的咕噜声。

牠脆弱的心脏正「砰、砰、砰、砰」地狂跳,快要跃出胸腔。

「...你还活着吗?」
Banner发现牠从头到脚尖绷得超紧,硬梆梆的,完全没有刚才的活力,不禁担心地问。

猫咪屏息靜氣,几近窒息,浑身轻颤,血液仿佛要沸腾起来了,红潮瞬间漫延全身,却被毛发完美掩盖。


 『砰、砰、砰、砰

 

Banner继续引导颤抖的猫咪浅坐于适温的水中。

牠不再反抗,反而静得不可思议(彷彿除了呼吸已没其他生存迹象)。

 

砰、砰砰、砰、砰砰!


Banner空出一只手按沐浴露,先在自己胸膛揉出泡沫,再搽奶油似的塗上猫咪背部,把牠搓成鬆軟的小雪球。

咦?他好像从猫咪皱成一团的五官看出了死士般的坚毅,只好鼓舞道「没想象中可怕吧?」


「...喵?」
身躯继续下沈,猫咪惊慌地发现自己的屁股在水中碰上了一截滑溜溜的平面,这、这是....?

 

「喵————!!?

牠惊觉自己正坐在Banner的大腿上,霎時五雷轰顶!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Fucking Jesus Christ!!!

Tony激动大喊,手腳濺出了洶湧水花。


天父耶稣圣母玛利亚魔鬼天使谁有空麻烦立即将他的灵魂抽离这天殺的浴室直上天堂直墜地獄也沒所謂,他快要炸成煙花,他喵的没法承受再多了!!


对,你没看错,
Tony Stark,从猫咪变回人身了。

 


p.s  
謝謝看到這裡。累攤床上,明天再叨😬😬


评论(22)
热度(34)
  1. DK猫Arstry/慈 转载了此文字

© Arstry/慈 | Powered by LOFTER